4

爬行保护主义

华盛顿—2016年和2017年全球贸易增长前景再次被调低。目前世界贸易组织预计今年贸易量增长将是2008年全球衰退以来最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不是单纯的全球经济复苏萎靡的问题。毕竟,贸易增长往往要快于GDP增长;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的年份里,贸易平均增长率是产出的两倍。但贸易增长与GDP增长之比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下降,降幅将在今年达到顶点,GDP增长将在15年来第一次超过贸易增长。

这一趋势逆转的部分原因在于结构性因素,包括全球价值链扩张高位停滞、中国和其他增长前沿进入结构性转型过程的转折点等。服务占各国GDP比例的升高意味着贸易流继续承压,因为相比制造品而言,服务的贸易倾向较低。

但从长期看,并非所有这些力量都不利于贸易。与危机有关的、暂时性的、可扭转的因素也在起作用。比如,许多欧元区经济体自2008年以来面临经济困局,这制约了消费、雇用以及其他许多行为,而这些国家通常占全球贸易相当大的比重。发达经济体固定投资复苏不力也影响到贸易,因为投资品的跨国交换性质要强于消费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