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建设自己的硅谷

西雅图——加利福尼亚州或许是全世界最大最著名的科技中心,但培养新型创业企业的地方也不是非它莫属。事实上,此类企业几乎在不知不觉间从新加坡和上海这样的亚洲特大城市到芬兰埃斯波和荷兰德文格洛这样的欧洲小城如雨后春笋般随处可见。包括瑞典的Spotify、爱沙尼亚的Skype、以色列的Waze和最新涌现的中国的阿里巴巴等众多的国际创业公司都已被估值数十亿美元。

显然,硅谷推动创新和创业精神的主要特点——即人才高度集中、竞争精神、容易获得资金支持和友好的监管环境——可以在各种不同场合得到复制和应用。其实,这类创造力和进步的支柱甚至已经在经济、政治和文化氛围与美国完全不同的国家被建立起来。

当然,并非所有国家的创新方式都一模一样。比方说芬兰生机勃勃的电脑游戏业就应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一场由高校学生发起的运动。虽然Rovio娱乐于2009年发布的流行视频游戏“愤怒的小鸟”引爆了埃斯波的创新热潮,但不断培养出程序员、设计师和其他必要人才、持续为该地区提供创新动力的却是芬兰的阿尔托大学(相当于芬兰的加州斯坦福)。阿尔托大学的在校生还发起了欧洲最具活力的创业企业会议,即将于11月召开的此次会议将汇聚超过10,000名企业家和金融家。

不仅如此,阿尔托大学的创业企业桑拿种子加速器计划帮助前途光明的早期创业公司迈出走向成功的第一步。项目办事处就设在校园之内,看去和谷歌五颜六色的办公室十分相像的同时又不乏芬兰特色:酷似桑拿房的建筑里建有视频会议室。自2010年成立以来,总计126家企业已经成功脱离了创业企业桑拿计划,它们筹集的资金总额达到3,700万美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