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成人兄弟姊妹间乱伦应当被视为犯罪吗?

普林斯顿——上个月,一家向联邦议院汇报的法定机构德国伦理委员会建议停止将成年兄弟姐妹间的性交视为犯罪行为。德国伦理委员会在欧洲人权法院2012年判决一名与其姊妹性交的莱比锡人有罪之后提出了这项建议。该男子因拒绝放弃这段关系而被判数年入狱。(其姊妹被认为责任较小,因此并未被关进监狱。)

成人乱伦在所有司法辖区都不是犯罪。乱伦罪早在1810年拿破仑引入新刑事法典时在法国即宣告废止。在比利时、荷兰、葡萄牙、西班牙、俄罗斯、中国、日本、韩国、土耳其、科特迪瓦、巴西、阿根廷和其他几个拉美国家,两厢情愿的成人乱伦也都不算犯罪。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伦理委员会认真进行了调查取证工作。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目前仅限于德语版)开始时采用了禁止关系当事者、特别是那些成年后才知道对方是自己同父异母兄弟姊妹的当事者的证词。这些情侣描述了因其关系被定义为犯罪所带来的困难,包括遭到敲诈和可能失去之前关系子女的监护权。

该报告并未试图对兄弟姊妹间两厢情愿的性关系做出决定性的道德评价。相反,它质疑刑法禁止上述关系是否有充分的理由。报告指出其他任何情况下有决定权的人自愿发生性关系都不被禁止。报告认为理应为侵入私人生活这一核心领域提供明确且令人信服的理由。

报告还分析了为什么有人认为上述举证责任已经履行完毕。理由之一是有可能生出遗传异常的子女;但即便该理由足够充分,也只能证明应当收窄或者放宽目前的乱伦禁令。

禁令应当收窄,因为只有当可能生育子女的时候才适用:其案件引发关注的莱比锡人2004年就接受了输精管切除术,但这并未影响他承担刑事责任。并且为避免遗传异常有理由将禁令拓宽至诞育异常后代风险较大的所有夫妇。鉴于德国的纳粹史,今天的德国人很难不联想到将决定谁有生育权的权限交给政府。

保护家庭关系也进入到委员会的考虑范畴。报告指出兄弟姐妹间的乱伦非常罕见,但并非因为这样做犯罪,而是因为从小在家庭或家庭式环境(包括集体养育无关儿童的以色列集体农场)中一起长大一般会扼杀性吸引力。

但报告承认保护家庭目标的合法性,也承认应合理利用该目标限制其成人兄弟姊妹间性关系建议适用的范畴。报告认为其他近亲属、如父母与成年子女间的性关系属于完全不同的领域,因为代际间不同的权力关系,以及对其他家庭关系可能造成更大的损伤。

人们对于乱伦的禁忌根深蒂固,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面对受试者讲述朱莉和马克这对成年兄妹一起度假,并决定发生性关系,只为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的。故事中的朱莉已经在服用避孕药,但马克为了安全起见仍旧使用了避孕套。两人都很享受这种体验,但决定不再这样做。这次秘密经历增加了他们的亲密度。

海特之后询问受试者朱莉和马克发生性关系他们是否接受。多数人回答不能接受,但当海特追问理由时,他们所提的理由都已在故事中排除——比方说,近亲繁殖的危险,或者他俩的关系有可能受到损伤。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当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基督教民主党一名发言人被要求对伦理委员会的建议发表意见时,她也做出了一些完全跑题的评论,比方说需要为儿童提供保护。但报告并未对涉及子女的乱伦行为给出任何建议,而刑法判决的某些乱伦情侣童年时根本不认识对方。

当海特向受试者指出他们的理由在本案中根本不适用,他们往往会回答:“我不知该怎么解释,我只知道这样做不对。”海特将这称为“道德错愕”。

在涉及乱伦禁忌的情况下,我们的反应具有鲜明的进化理由。但我们是否应任由厌恶感左右我们对犯罪行为的判断,虽然这种厌恶感可能强化了我们缺乏有效避孕手段的祖先对进化的适应程度?

事实证明就连探讨这一问题也备受争议。在波兰,一则介绍德国伦理委员会观点的评论被克拉科夫雅盖隆大学的哲学教授哈特曼张贴到网上。校方称哈特曼的说法是“破坏一名大学老师的职业尊严”,并将此事提交纪律委员会。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么快就忘记职业尊严要以言论自由为前提,这间著名的大学似乎在向本能低头。这对展开是否应将成人兄弟姊妹间的乱伦继续视为犯罪的理性辩论似乎不是好兆头。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