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和平模式

特拉维夫——美国促成以巴和平协议的又一次失败不应只是再次引起人们的议论。它应当从根本上推动重构和平模式——也就是早已无足轻重的美国引导的双边直接谈判。

虽然美国的全球作用依旧无可替代,但它已不愿在建立新秩序时再次使用强制外交手段。但这并不仅仅是个意愿问题;美国已不再有能力恫吓其他国家,即便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当局这样的盟友和附庸也不例外。

仅中东一地,两场争议战争就已经令美国的军力捉襟见肘;促成以巴和平过程中的一再失败;疏远关键地区大国;在伊朗核计划及叙利亚内战问题上表现令人失望。所有这一切都使美国不再有那么强的能力塑造地区未来。

问题并不仅限于中东。尽管对外宣称战略支点向亚洲转移,奥巴马总统政府并未采取多少行动来阻止中国越来越高调地宣称对东南中国海的领土要求或朝鲜对朝鲜半岛现状的公开挑战。再加上美国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怯懦反应,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驳回美国的和平提案也就毫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