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为什么是以色列?

特拉维夫—以色列最近在加沙的战争在欧洲各国掀起了一场强大的破坏性地震。在柏林、伦敦、巴黎、罗马和其他地方,以色列被描述为“恐怖国家”。愤怒的示威者焚烧了法国和德国各地的犹太教堂,甚至还出现了“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的声音。合法地联合巴勒斯坦和反犹太谩骂的奇怪组合似乎已经构成了一种政治正确的反犹主义,在大屠杀过去70年的今天,“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的幽灵再度飘荡在欧洲犹太社区上空。

以色列一直难以理解,为何叙利亚的200,000死者和五百万难民给西方人良心的震动远远不如2,000在加沙被杀的巴勒斯坦人。他们无法理解欧洲示威者如何谴责以色列的战争是“种族灭绝”——对于叙利亚的屠杀、俄罗斯对格罗兹尼的屠城、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所造成的500,000受害者,以及美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空袭的遇难者,都没有人用上这个词汇。

事实上,答案很简单:借用犹太人大屠杀的词汇描述以色列的罪行是欧洲特色的摆脱犹太情节的方式。“犹太大屠杀,”托马斯·肯尼利(Thomas Keneally)在《辛德勒的方舟》(Schindler’s Ark)写道,“是一个非犹太问题,而不是一个犹太问题。”或者,如精神病医生兹维·瑞斯(Zvi Rex)的名言所说,“由于奥斯维辛,德国人永远不会原谅犹太人。”

不可否认,加沙的惨象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但它难以望近几十年来的其他人道主义危机之项背,包括民主刚果、苏丹、伊拉克和阿富汗等。事实上,自1982年以来,整个阿拉伯-犹太人/以色列冲突所造成的伤亡还比不上叙利亚在最近三年中所造成的多。1950年以来,阿拉伯-以色列冲突致死人数只排在所有冲突的第49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