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亏欠斯大林格勒的

伯克利—我们并不是新生、纯真、理性而公道的生物。我们并不是伊甸园里、新阳光下产生的新新生命。相反,我们是千万年短视进化的产物,经历了数千年的无文字历史,然后才进入有记录的历史。我们的过去是由本能、习性、思维习惯、互动模式和物质资源一层一层堆积出来的。

在历史基础的最顶端,我们创造了文明。要不是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劳动将是徒劳的;但这是不可能的。

人类历史也充满着罪行。可怕的罪行,不可思议的罪行。我们的历史如同噩梦般萦绕着我们,过去的罪行在当下留下伤疤,并滋生未来的罪行。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VNziCF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