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塞尔维亚的选择

1月20日,塞尔维亚人就决定未来几十年国家命运的首轮总统选举进行了投票。随着科索沃新政府迈出了单方面宣布独立的一步,塞尔维亚人面临着一个真正的选择:或者保住科索沃而与欧盟断绝实质关系,或者接受科索沃独立的痛苦现实去拥抱加入欧盟之后的全新未来。

塞尔维亚亲欧洲的自由派总统博里斯·塔迪奇(Boris Tadic)仍然是最受拥戴的候选人,但民意调查同时显示他领先极端民族主义塞尔维亚激进党候选人托米斯拉夫·尼科维奇(Tomislav Nikolic)的优势已经缩小到最大误差所允许的范围之内。

塔迪奇所在党的领袖伊斯拉夫·舍舍利(Vojislav Seselj)正在海牙接受战争罪审判,舍舍利竭力鼓吹一种敌视西方、怀疑欧洲和公开支持沙文主义的立场,进而在所有转折时期利用科索沃问题将塔迪奇和其他亲欧人士置于不利的地位。他提出与背信弃义的欧洲相比,俄国才是塞尔维亚更为自然(斯拉夫)的盟友,他的这种观点在一个不久前刚刚受到过深刻伤害的国家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可是塔迪奇的真正问题并不在于敌人而在于朋友。伊斯拉夫·科什图尼察(Vojislav Kostunica)总理是塔迪奇的联盟伙伴,但却越来越倾向于支持强硬的民族主义观点,这与尼科维奇和激进党的观点几乎如出一辙。科什图尼察不仅恢复了米洛舍维奇时代很多政坛人士的官职并拒绝逮捕受到起诉的战犯将军拉特科·姆拉迪奇(Ratko Maldic),还经常以轻蔑的口吻谈及欧盟并坚称如果欧盟承认科索沃独立,塞尔维亚就会脱离欧洲,转而与俄国建立更为亲密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