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我们的孩子

发自墨尔本——在4月,德国国会对基因诊断的应用设定了限制。那么德国的新法令是否可以作为一个可供他国参考的样本,来应对随着人们对自身基因的日益了解所带来的一系列伦理问题?

其中一些德国法令条款是基于某些被广泛接受,且与个人自治和私隐权息息相关的论理原则。比如没有人可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基因测试;雇主和保险公司也不能要求基因测试;一个人既被授予了知情权——有权知道所有与其本人有关的基因测试结果——同时也有权选择不去获知基因测试所可能预示的未来,继续自己的生活;而且任何因某人基因特征所产生的歧视或者诬蔑行为都是被禁止的。

这些条款尽管看上去挺合理,但却可能让德国企业背负上沉重的包袱。因为如果其他国家的保险公司被允许进行基因测试而德国本地企业却不能的话,那么那些知道自己拥有减寿基因的人就会选择在德国的保险公司投保。而这些保险公司很快会发现他们比竞争对手要承受更多的意外死亡赔偿。为了平衡这笔负担,他们将被迫提高保费,最后自然变得更加缺乏竞争力。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DZkzklP/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