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央行,两个大头

牛津——

如今,央行的目标不仅包括通胀,也包括流动性。过去十年的信贷繁荣清楚地表明仅仅关注价格水平是不够的,货币当局(不管是某国的央行,还是如同欧元区那样的欧洲央行)还需要密切监控金融部门。宏观审慎监管已成为央行所要掌握的新技能,以补充已经成型的通胀目标机制。

这一政策焦点的转变将彻底改变货币政策,但会变好还是变坏?英格兰银行正在迈出转变的步伐,但欧洲央行和美联储董事会也在采取更多的金融管制手段。事实上,欧洲央行的欧洲系统风险委员会和英国的新金融政策委员会(FPC)具有相同的职能。

最近,我和英格兰银行负责金融稳定性的执行董事兼FPC成员霍尔丹(Andy Haldane)进行了探讨,讨论结束时,我问:如果通胀高企而贷款量很低怎么办?在这一情形下,英格兰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将倾向于提高利率,而FPC则更愿意放松银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