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urthur laffer Ted Soqui/Corbis via Getty Images

经济学中的科学与诡计

新德里—主流经济学有一种倾向,总是基于某些“既有”结论做决定,并死不悔改,哪怕所有证据都指向反面。这已经足够糟糕了,但也许最糟糕的是这门学科自称科学,却缺乏对实证结果可复制性的坚持。这在大部分自然科学都是应有之义、必备之理。在一些情形中,用来结论所必须的数据对其他研究者一概保密。

个中原因往往带有浓厚的政治因素,因为得到推广和散播的结果,是根据经济观念所做出,而这些经济观念需要支持特定的意识形态立场及相关政策立场。比如,支持财政紧缩或市场去监管的实证工作被大量引用,并成为推动这些特定政策结果的基础。这类工作很少能受到仔细调查——比如挑战其假设、质疑其统计程序——而在自然科学中,仔细调查才是规范。

以史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和亚瑟·拉弗(Arthur B. Laffer)的观点为例,他们认为,美国的特朗普减税不仅能够自动实现收支平衡,实际上还能够在减少政府赤字的同时,产生更多的私人投资。他们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但是经济现实似乎对于相信拉弗曲线的主张——低税率会产生更高的税收收入——的人毫无影响。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vTTjyi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