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丰富时代的短缺

纽约——食品和汽油价格飞涨所引起的抗议都在升级。贫困人口——甚至就连中产阶级也未能幸免——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收入随着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而大幅缩水。政治家希望能够解除选民合理的忧虑,但却不知从哪里入手。

在美国,希拉里·克林顿和约翰·麦凯恩都选择了一条比较轻松的道路,那就是支持暂停征收燃油税,至少在今年夏天暂停征收。只有巴拉克·奥巴马坚持自己的立场,拒绝接受暂停征税的计划,因为这项计划只能扩大对燃油的需求——从而抵消燃油税减免所带来的效果。

但如果克林顿和麦凯恩的选择错误,那么什么才是正确的做法?人们不能只是面对受苦受难者的请求而无动于衷。在美国,真正中产阶级的收入甚至还没有恢复到1991年经济衰退前的水平。

乔治·布什当选的时候,他宣称给富人减税能够治愈所有的经济痼疾。减税所带来的增长好处会慢慢流向所有人——这种政策已经在欧洲和其他国家成为时尚,但真正实行的结果却遭到了惨败。税收减免本应刺激储蓄,可是美国的家庭储蓄已经下降到零。税收减免还应该刺激就业,但就业覆盖面还不及20世纪90年代高。实际出现的增长只惠及了最有钱的少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