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稳定和发展合约如何从自身寻求出路

欧盟各国财长在荷兰斯赫维宁根出席会议期间又一次面临对《稳定和发展合约》作出改革的必要。围绕着改革的一系列问题一直都悬而不决,引起争议,但这次财长们在桌子上摊了牌。

《合约》涉及的基本问题就是它必须在两个相互矛盾的目标间找到平衡:一方面它要能够继续削减大规模的债务累积,另一方面它必须给政府更多的尝试空间去实施体制改革和恢复欧洲的竞争力。很明显,对于这样的改革,《合约》是一个障碍。为了达到艰难的预算指标,欧洲国家的领导人浪费了很多政治精力和资本,而同时对于一些真正有挑战性的关键问题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如,人口老龄化,高税负,日益削减的竞争力。

原因就在于这些体制改革长期看来是获益的,而短期却很耗资。最初,《合约》是针对那些目光短浅的政府,旨在保护欧洲公民的,而其结果却是导致了更加目光短浅的行为。

拿养老金改革来说。此项改革旨在减少那种国有的,离岗付薪的体系的规模,促进私有的,资金充足的项目的发展。这就要求一方面要削减对于公共体系的强制性的投入,同时保持目前退休人员的福利水平。结果就是预算赤字的暂时增加;而预算赤字仅在私有项目从国有体系手中接管了养老金债务时才会出现。《合约》目前的规则由于禁止预算赤字的暂时增加--甚至这种暂时的增加可以促成长期的财政巩固,而因此妨碍了此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