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拯救新兴市场

剑桥-如果世界是公正的,那大多数新兴市场现在应该是对吞没世界发达经济体的这场金融危机隔岸观火。它们即便不是完全不受影响,也不致受太大的影响。这一次,使金融市场着火的不是因为它们的恶行,而是华尔街的恶行。

新兴市场的外部头寸和财务状况从未像今天这样强大,这得益于它们从自己常常爆发危机的历史中所获得的痛苦教训。我们甚至应该允许这些国家对于美国和其他富有国家所陷入的麻烦抱以某种幸灾乐祸的态度,正如我们应该允许孩子们在父母不以身作则而遇到麻烦时窃喜。

然而,新兴市场正在承受着前所未有的金融动荡。现在人们担心的不再是它们是否置身度外,而是其经济可能会陷入比处于次贷危机震中的那些国家所遭受的更严重的危机中。

其中一些国家本应该更懂得以及更迅速地保护好它们自身。冰岛几乎不值得原谅,因为它基本上把它自己变成了一个高度杠杆性的对冲基金了。还有其他一些中东欧的国家,比如匈牙利、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也处于极大的危险中,它们拥有庞大的经常项目赤字并且公司和家庭都背负着巨额的外汇债务。阿根廷这个国际金融体系中使大人难堪的孩子总是会制造出某种花招使投资者感到胆战心惊,这一次是其私人养老金的国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