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30年以后萨达特的旅程

Toledo——如果有一个人是像安德鲁·杰克逊说的那种“有勇气的人会赢得多数人的钦佩”,那么30年前,1977年11月的埃及总统萨达特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向以色列作出的和平姿态震惊了整个中东。他,像他所说的,走“到世界的尽头”(位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会),并且通过这样的举动使这个地区的政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那时起,阿拉伯人的问题不再是如何消灭以色列,而是如何与它取得共存。在他戏剧性地向未来迈出的这一步中,萨达特告诉了阿拉伯的领导人一个变化中的世界的现实。

萨达特的和平姿态是在对地区力量平衡冷静的战略分析后作出的。他很清楚以色列拥有核力量,并且在1973年10月的战争中,再一次证明了它在常规战争中是无法被击败的。这是一场萨达特本人在发动时就没指望会获胜的战争。

作为一个对克劳塞维茨有关战争是政治另一种方式的延续的格言理解颇深的人,萨达特下令埃及军队跨越苏伊士运河,以便启动和平进程。他在军事上被打败了,但是他决定前往耶路撒冷意味着他将在政治上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