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非洲新医学院的核心

旧金山—卢旺达取得了全世界医疗和减贫方面最重大的成果。这个非洲内陆弹丸之国(面积相当于马萨诸塞州,但人口倍之)的初级医疗体系已经发展到几乎全民都能获得临床护理和保险。卢旺达同时降低了经济和医疗不平等性,证明“健康平等”有助于构建强大的社会。

卢旺达成功的秘诀是其领导人正在建设“以传统价值观为基础的现代制度”。他们建立了社区司法系统,称之为“加卡卡”(Gacaca),这套系统将全国和解的需要与仁慈的古老传统相融合。它们的源头可以追溯到“乌姆甘达”(Umuganda)的民间传统,每个月的某一天,包括总统在内的全体公民一起为土地除草,为街道打扫卫生,为最穷的人造房子。

2015年,卢旺达政府与波士顿卫生合作组织(Partners In Health,PIH)在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和康明斯基金会(Cummings Foundation)的帮助下,成立了私立的非营利全球健康平等性大学(University of Global Health Equity,UGHE)。该大学的立校原则是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应该获得同样的看护和机会,并注重于为最需要的人实现高质量医疗。UGHE联合创始人之一、前卫生部长和哈佛医学院兼职教授阿格尼斯·比纳戈瓦胡(Agnes Binagwaho)曾经对我说:“为什么我要让我的孩子在无法做到所有孩子都能获得同样的医疗看护的国家长大?”

卢旺达政府承诺向UGHE提供4,300万美元的土地和基础设施支持。其领导人启动了一个两年期不脱产的全球医疗实现科学硕士(Master of Science in Global Health Delivery)项目,教授如何在发展中国家建立全国医疗体系的课程。来自卢旺达卫生部、哈佛医学院、耶鲁大学和塔夫茨大学的教师向卢旺达学生教授流行病学、预算管理等一系列课程。

去年夏天,UGHE开始在布塔罗(Butaro)建设占地250英亩的校区。今年,250位职业人士将竞争该小区的25个教职,其中不乏远至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的人士。接下来将要开设护理和口腔医学本科和研究生学位和非临床的研究和健康管理项目。2018年,UGHE还将建立一个药学院。它将为一代又一代医疗专业人士提供空间学习如何治愈患者、理解疾病的社会学,以及构建能造就强大社会的卫生体系。

UGHE的创始人们相信,在大学成立十周年之际,将由480名学生毕业;另有870人在校攻读学位;2,500多位专业人士将参加高级培训课程。他们预计,在第一个十年中迈入UGHE的1,000多位学生中,将有来自非洲其他国家、亚洲、欧洲和美洲的学生。

卢旺达将邀请这些国际学生参观卢旺达社区,观察卢旺达的传统,学习如何照顾卢旺达人民。年轻人们将参加卢旺达人的婚礼和葬礼,品尝卢旺达食物,学习一些当地语言 ,这些都是了解卢旺达人价值观的钥匙。卢旺达人将教会他们的国际客人们,在非洲,家庭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概念,而在卢旺达,一代人将下一代人全体都视为自己的孩子。UGHE的国际校友网络将致力于实现各自社区的健康平等,他们将成为全球变革力量。

UGHE还将强化卢旺达社会。尽管卢旺达被许多人认为是全世界最安全、腐败程度最低的社会之一,但它仍面临医护人员的严重短缺。卢旺达有684名医生,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其卫生部提出的1,182名医生的目标,也仅占世界卫生组织所建议的2,576名医生的27%。

UGHE通过雇用本地劳动力创造了就业岗位,通过建设新公路增加了地区联系。这每年可以给卢旺达带来0.5%的GDP提振,而据麦肯锡公司的研究,投入UGHE的每一美元可以创造价值2美元的经济发展回报。

一些社会科学家主张,贫困不仅仅意味着营养不良、缺医少药、家徒四壁;也意味着被排斥在全球贸易、科学和商业网络之外。这种孤立是致命的,因为它摧毁了人们的希望和获得更好的生活的雄心。

UGHE将是卢旺达最新的机构,一个基于传统价值观——社区、信任、努力工作和对未来保持乐观的公私合作项目。它将让所有卢旺达公民融入全球学习网络。

卢旺达人民将会实现这一成就,一如他们在其他许多事情上的成就,因为他们相信唯一能够带来无限回报的投资是投资于下一代,也因为全球健康平等性大学的毕业生们也将拥有自己的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