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ami184_ YURI KADOBNOVAFP via Getty Images_putin Yuri Kadobnov/AFP via Getty Images

俄罗斯之恨

特拉维夫—帝国从不悄然陨落,被击败的大国总是怀有复仇的愿望。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就是这种情况:一项羞辱性的和平协定,以及向较弱的邻国提供前德国领土的做法为二战可怕的修正主义冒险奠定了基础。今天的俄罗斯也是如此。

2005 年,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解体是“20 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因此,打着保护俄罗斯境外的俄罗斯少数民族的旗号,他试图扭转这种局面。

说到底,普京寻求恢复二战后秩序,达成一项新的雅尔塔协定,让俄罗斯收复苏联的势力范围。在他看来,这种做法对“和平发展”至关重要。通过英勇战胜法西斯主义——西方试图寻求“历史修正主义”淡化这一胜利——俄罗斯赢得了全球实力等级体系中的位置。

当然,在实践中,俄罗斯已经维持了势力范围。例如,它通过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维持“冻结”的冲突实现这一点,比如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冲突和摩尔多瓦未被承认的分离地区德涅斯特河沿岸的争端。

俄罗斯还出手干预,帮助亲俄政府平息国内异议,例如在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它将大部分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纳入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并借此在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设立军事基地。塔吉克斯坦也有俄罗斯军事基地,还有格鲁吉亚的分裂地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俄罗斯在 2008 年入侵后承认这些它们为独立的主权国家。俄罗斯的入侵事实上结束了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申请。

但俄罗斯势力范围的一部分可能正在溜走。目前俄罗斯与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对峙焦点反映了该国的规模和战略价值。但普京致力于让国家留在俄罗斯的承诺中也有历史和情感因素。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_Al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Our annual fourth-quarter magazine is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and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to Digital Plus today, and save $15.

Subscribe Now

正如普京在 2014 年吞并克里米亚后对喧闹的人群所说,乌克兰代表着东正教-基督教的罗斯王国,是俄罗斯文明的基础。克里米亚“在人们的心目中一直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说,乌克兰首都基辅是“俄罗斯城市之母”。最近,他重申了长期以来的主张,即“乌克兰甚至不是一个国家”;其“大部分”领土 “都给了我们”。

普京版本的历史是否准确无关紧要。几乎没有一个国家不会通过改造过去满足当前的需求。重要的是他对他所追求的目标的承诺——以及他在什么环境下追求这些目标。

普京显然准备竭尽全力将乌克兰排除在北约之外。然而,他可能没有考虑到的是,美国的赌注也很高,其全球声誉最近受到严重侵蚀,尤其是从阿富汗的混乱撤军,放任阿富汗被塔利班接管

放任俄罗斯嘲弄保证乌克兰领土完整的 1994 年布达佩斯备忘录(俄罗斯也是签署国),这将颠覆欧洲安全体系,对美国的全球地位造成致命打击。韩国、台湾或日本如何相信美国对抗中国东亚图谋的安全保证?伊朗为何还要与美国签署新核协议

尽管美国总统拜登排除了直接军事干预,但全面入侵——甚至是旨在(比如)通过吞并乌克兰东部的土地在俄罗斯和克里米亚之间建立领土走廊的“小规模”入侵——很可能会引发美国坚决的回应。即使没有,并且俄罗斯成功击败乌克兰的军队——欧洲第三大军队——平定这个国家也并非易事。今天,入侵乌克兰对俄罗斯的破坏可能与 1980 年代入侵阿富汗对苏联的破坏一样。

普京现在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因此可能会欢迎对他造成的危机采取保全颜面的外交解决方案。但这种对峙仍然会产生持久的影响。毕竟,普京已经重申,俄罗斯是一个能够破坏欧洲在冷战后建立的安全安排的修正主义大国。

特别是,危机暴露了跨大西洋联盟的分歧。德国受到美国安全保障和俄罗斯天然气“双重瘾”的困扰,还背着历史幽灵的包袱,没有就北约的回应作出承诺。事实上,大多数欧洲国家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遭到制裁感到不满,对于触发新的制裁的标准也仍然与美国意见相左。美国的欧洲盟友中没有一个渴望乌克兰很快加入北约。

俄罗斯对北约扩大不满的根源可以追溯到 1990 年 2 月,当时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向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做出保证,北约将“不向东扩张一英寸”。同年 9 月,作为允许德国统一的二加四协议的一部分,苏联只同意德国加入北约。次年成为中央情报局局长的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承认,俄罗斯人被“误导”了。因此,冷战结束时列宁格勒距离北约东部边缘 1,200 英里,而如今圣彼得堡距离北约不到 100 英里。

目前的摊牌结束时,美国应该重新考虑北约的扩张计划。 正如美国冷战“遏制”战略的缔造者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在 1997 年所预测的,北约东扩激起了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反西方和军国主义倾向”,恢复了“东西方关系中的冷战气氛, ”也推动了“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朝[西方] 不喜欢的方向发展。” 他认为,这可能会成为“整个后冷战时代美国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

美国需要更认真对待俄罗斯。 如同时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所做的那样,将俄罗斯视为“地区大国”是危险的适得其反的做法。 尽管俄罗斯有种种弱点,但它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力量,它的正当关切必须得到尊重。

https://prosyn.org/oCK1cnL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