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普京的天然气问题

休斯顿—俄罗斯观察家正确地将关注焦点集中在最新达成的脆弱的乌克兰停火协议上,试图解读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意图。但他们最好不要忽视另一场正在展开的斗争——一场对欧洲和普京对欧洲大陆的施压能力具有深远长期影响的斗争。

去年12月,俄罗斯天然气巨头俄天然气(Gazprom)与一家土耳其管道公司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将建设从俄罗斯至土耳其的黑海海底管道。这条新的“土耳其溪”(Turkish Stream)将成为从俄罗斯至保加利亚的“南溪”(South Stream)黑海管道的替代品。克里姆林宫在12月放弃了后者,以此作为欧盟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后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的回应。

南溪工程不符合欧盟的竞争和能源方向,而宣布启动120美元的土耳其溪可能加剧俄罗斯不可靠合作伙伴的恶名,从而加速欧洲寻找替代供给源的进程。事实上,普京可以说是在拿其最有利可图的市场冒险,可能对俄罗斯经济带来自杀式效应——而其唯一目的显然是加剧对乌克兰的仇恨。

克里姆林宫想把乌克兰逐出自20世纪80年代就存在的天然气供应体系,转而使用从未使用过的新网络向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市场输气。上个月,俄天然气宣布去有意在2019年与乌克兰天然气管道公司乌天然气(Naftogaz)合同到期后停止途经乌克兰的输气。来自土耳其溪的天然气将输往希腊边境,并且是唯一选择。俄天然气预计设计和调查工作将“很快”获得许可,第一批至土耳其的天然气将在2017年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