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欧洲边缘的黑暗

基辅——2014年,普京找到了内心的托洛茨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俄总统要求乌克兰接受“不战不和”这一1918年托洛茨基曾在布列斯特和谈中用过的恶意扭曲的解决方式。普京这样做不仅将我的祖国推入“冷冲突”陷阱,致使民主和经济繁荣不再;他还亲手撕碎了欧洲三代人赖以维护和平的法律和规则。

千万不要相信乌克兰、俄罗斯和克里姆林支持的东部城市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武装分子代表9月达成的 明斯克协议标志着乌克兰或者欧洲恢复正常的开始。虽然协议条款规定以三年为限,但乌克兰政府实际放弃了对顿巴斯地区的控制权,并将该地区交给由俄罗斯雇佣的分离主义分子。但这场境外输入的混合战争——还有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瓜分——却还远远没有结束。

相反,明斯克协议仅仅标志着普京将乌克兰重新变为属国、掌握乌克兰与邻国国际关系否决权的初步计划的终结。除非世界迫使普京为其帝国主义野心付出俄罗斯民众拒绝承受的代价,否则他将继续阻挠乌克兰在欧洲的未来,竭力掏空我们的民主并让乌克兰成为克里姆林的传声筒。

因此在2015年,欧洲和美国所表现出来的反普京决心不仅需要维持;而且必须进一步强化。然而可悲的是,已经有迹象显示西方放松了既定目标。欧盟委员会九月同意推迟全面执行乌克兰与欧盟联合协议——去年冬天乌克兰曾在基辅为此协议浴血奋战并付出牺牲——这一举动告诉普京暴力、狡诈和恐吓可以让西方默许其镇压乌克兰并偷走克里米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