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普京与塔利班之舞

新德里——在经济和人口领域,俄罗斯可能正在衰退,但在战略领域却是一股复兴的力量,它正在执行的重大军备改良计划将促使其持续扩大全球影响力。克里姆林宫最近的地缘战略目标之一是阿富汗,在这里美国人曾卷入其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

在苏联自己的阿富汗战争结束近三十年后——恰恰是阿富汗战争导致苏联经济衰落并破坏了这个共产主义国家——俄罗斯已经开始树立自己在阿富汗事务中的核心角色。而且克里姆林拥抱阿富汗塔利班的行为令人惊讶。俄罗斯一直将巴基斯坦流氓军种间间谍机构一手创造的反政府部队视为重要的恐怖威胁。在2009到2015年,俄罗斯充当了由美国领导的阿富汗塔利班打击部队的关键后勤保障路线;它甚至派遣军用直升机参与到行动当中。

俄罗斯对阿富汗塔利班态度的逆转其实是俄与美欧盟国冲突总体战略的反应——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上述冲突已大大加剧,并促使美国和欧洲对俄进行重大经济制裁。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讲,俄美在阿富汗问题上互换了角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利用伊斯兰教作为意识形态工具,激起对苏联占领的武装抵抗。中央情报局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推理,训练并武装了成千上万的阿富汗圣战者——基地组织和后来的塔利班就是从这股圣战势力演变而来的。

今天,俄罗斯利用同样的逻辑来为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合作寻找理由,它希望塔利班势力继续打击由美国支持的动荡的喀布尔政府。同时塔利班已经公开宣称美国是它与俄罗斯共同的敌人,它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将美国人赶出祖国。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想让美国为在阿富汗保留军事基地以便在中亚和西南亚地区投射力量的决策付出沉重代价。2014年叙美安全协议部分条款规定,美国对至少九座基地拥有长期使用权,以便监视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临近其它国家。按照普京阿富汗问题特使扎米尔·卡布洛夫的说法,“我们永远不会容忍这样的做法。”

从更广义的层面讲,普京想要拓展地缘政治棋局,希望籍此获得能让美国和北约让步的足够筹码,迫使其做出让步停止经济制裁。普京认为如果成为阿富汗一股主要力量,俄罗斯就可以确保美国需要它的协助才能从那里的战争中摆脱。这一战略与普京在叙利亚的战略配合得天衣无缝,俄罗斯在叙利亚已经成为根除伊斯兰国(ISIS)行动的一股重要力量。

通过拉拢塔利班,普京正在向外界发出信号,即俄罗斯可以像美国那样通过援助叙利亚叛乱分子、破坏俄罗斯支持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那样动摇阿富汗政府。克里姆林宫已经含蓄地警告为叙利亚叛乱分子提供西方防空武器支持将迫使俄国对塔利班势力实施类似的武装。这可能改变阿富汗整个局势,目前塔利班在那里控制的领土比2001年被赶下台后的任何时候都多

俄罗斯正在拉拢更多国家参与其战略博弈。除与阿富汗塔利班举行一系列直接会谈外,俄罗斯已经与巴基斯坦和中国在莫斯科举行了三轮三边阿富汗问题会谈。一个由上述三国和伊朗共同组成的援助阿富汗塔利班的联盟正在形成过程中。

美国驻阿富汗军事指挥官约翰·尼克尔森将军希望向阿富汗增派数千美军,并在最近警告俄罗斯和该国其他力量正在发挥越来越显著的有害影响。在过去一年,尼科尔森告诉美国参议院武装服务委员会俄罗斯一直“公开赋予塔利班合法性以破坏北约的各项努力,并利用只有塔利班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谎言故事来支持交战方。

尼科尔森提出,现实是俄罗斯与塔利班建立情报共享机制的理由在某种程度上十分牵强。美国领导的空袭和地面突袭已经对遏制阿富汗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发挥了作用。无论如何,那些战士与总部设在叙利亚的机构几乎没有任何关系。阿富汗伊斯兰国主要包括巴基斯坦和乌兹别克的极端分子,他们仅仅“更换了名字”,并在巴基斯坦边境占领了大片领土。

从某种意义上讲,为俄国阿富汗战略开辟空间的恰恰是美国自身。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为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允许其在卡塔尔设立了事实上的外交使团,并交换了一名被俘的美军中士和关塔那摩湾关押的五名塔利班高级领导。他这样做赋予了塔利班恐怖机构合法性,而塔利班一直在控制区域强制推行中世纪做法。

美国也已拒绝军事消灭巴基斯坦塔利班庇护所,尽管像尼科尔森所承认的那样,“如果你的敌人享有外部支持和避难所,那么在战场上很难取得成功。”反之,巴基斯坦仍是全球最大的美国受援国。再加上塔利班显然已被排除在美国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之外,美国很难对俄罗斯与塔利班和巴基斯坦的眉来眼去提出理直气壮的谴责。

美国迫使塔利班要求和解的军事目标一向难以实现。现在俄罗斯已经重启了阿富汗的“大规模博弈”,这一目标或许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