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iel Sinai/Getty Images

2008年的转折点

发自纽约——十年前的这一周,俄罗斯坦克在距离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几个小时的地方停了下来。这场爆发在高加索地区的短暂战争打破了冷战后近二十年来西方独霸欧洲的局面。在美国小布什政府的鼓励下,格鲁吉亚发起了北约成员国会谈,督促俄罗斯总统普京退到他在去年划定的红线上。而普京则在2007年2月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宣称俄罗斯将把西方机构的任何进一步东扩行为视为一种侵略。

2008年8月,欧洲外交官还在奋力调停上述争端。然而在几周之内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就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华盛顿,伦敦,巴黎,柏林和莫斯科,最紧迫的问题变成了如何防止银行倒闭而不是军事升级。乍一看格鲁吉亚战争和全球金融危机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这其实忽视了推动对抗的那股更深层次的潮流。

西方对欧洲前苏联阵营国家的吸纳不仅仅是天鹅绒革命的问题。小布什的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所谓的“新欧洲”——来自前苏联阵营的北约盟国和欧盟成员——需要仰赖于数千亿美元的投资。而这些贷款则来自于帮助推动了美国房地产繁荣并进一步吹大了英国,爱尔兰和西班牙房地产泡沫的同一批欧洲银行。在2005~07年间,世界上最极端的房地产通胀都发生在北约的东部波罗的海前沿地区。

除了寻求针对俄罗斯的安全保障之外,这些后共产主义国家也都渴望实现繁荣。到21世纪初,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尚未加入北约或欧盟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都担心自己会在发展方面掉了队。他们“赶上队伍”的愿望引发了2003和2004年的所谓色彩革命,也反映出他们相信经济增长,民主化和亲西方是齐头并进的。

但从债务推动的全球繁荣中受益的可不仅仅是那些苏联以前的卫星国。普京政权的权威和权力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全球化的一个表现——尤其是油价的大幅上涨。2008年,在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前所未有的需求增长之下,国家控制的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眼看就要晋身为全球最大的企业。

2008年,全球资本主义的两股力量在欧亚大陆相互冲击。虽然西方投资推动了中欧和东欧的经济增长,但商品繁荣也推动了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复苏。当然,这些趋势不一定会导致冲突。照最常用来描述全球化的一句来话说:至少贸易能令各方得益。

Subscribe now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full access to the Big Picture, unlimited archive access, and our annual Year Ahead magazine.

Learn More

欧盟坚持认为其整合模式是毫无恶意的。其高级代表一直一本正经地坚称其目标是实现和平,稳定和法治,而不是争夺地缘政治优势。无论相信与否,那些新加入欧盟的前苏联阵营成员国对这点有着不同的看法。在他们看来,北约和欧盟成员国资格是一揽子反俄计划的一部分,就跟1950年代推销给西欧国家时一样。

每当德国和俄罗斯关系过度缓和时,紧张局势就会爆发。在2005年签订建设北溪天然气管道的协议时,时任波兰外交部长的拉德克·西科尔斯基(Radek Sikorski)甚至谴责说这就是1939年《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的新版本。

虽然乌克兰也在2008年申请加入北约,但却并未引发俄罗斯的干预。但格鲁吉亚战争将乌克兰的政治阶级分化成了三块,即支持与西方保持一致的人,支持俄罗斯的人,以及偏好平衡政策的人。而金融危机的影响又进一步加剧了这些紧张局势。

前苏联地区的危机受灾程度是全世界范围内最严重的。当全球贷款爆破时,最脆弱的借款者首先遭到了抛弃。随后商品价格暴跌,对那些“转型经济体”造成了毁灭性的冲击。

作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俄罗斯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但在经历过1990年代后期金融危机的屈辱岁月之后,普京的应对措施就是利用俄罗斯拥有的大量美元储备——仅次于中国和日本。6000亿美元的储备使俄罗斯得以在缺乏外部援助的情况下度过了2008年的风暴。

但其以前的卫星国就没那么好运了。这些国家的货币汇率暴跌,利率飙升,外资流入也停止了。其中一些国家只能转而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事实上,2008年危机令中欧和东欧地区产生了分裂。波罗的海国家的政治领导层咬紧牙关接受了残酷的紧缩政策,继续向欧元区成员国资格迈进。在匈牙利,当时的执政党名声扫地,为总理维克多·奥尔班(Viktor Orbán)的不自由政权上台铺平了道路。

然而该地区没有哪个国家能比乌克兰在战略上更重要,政治上更脆弱,或者在经济上更糟糕了。在几个星期内乌克兰接连遭受了格鲁吉亚战争和金融危机的破坏性打击。这为亲俄派的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在2010年成功竞选总统打开了大门,并在绝望中先后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和俄罗斯展开金融谈判,最终导致了2013年的危机。在当前贸易战的语境下,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正是乌克兰与欧盟签订联合协议所引发的争吵导致亚努科维奇被推翻并与俄罗斯不宣而战。

回到1989年,冷战的终结似乎表明市场驱动的经济增长是一种无法抑制的力量,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带来了优势。往前再推一步就可以假设将资本主义扩展到前苏联势力范围内将继续朝着对西方有利的方向去改变力量平衡。

2008年8月和9月的事件留下了两个痛苦且令人不安的教训。首先,资本主义容易催生灾难。其次,全球增长并不一定会强化单极秩序。真正全面的全球增长孕育了多极化,在缺乏总体外交和地缘政治解决方案的情况下会引发冲突。

十年后,西方仍在努力与这些令人不安的现实打交道。如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亚洲,中国的崛起及其在欧亚大陆,非洲和拉丁美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上。但普京执掌的俄罗斯仍然是一个捣乱者。因此我们不应该忘记2008年8月的格鲁吉亚危机,正是它首次展现出新全球经济体制原来可以变得多么凶险。

http://prosyn.org/sOsazOT/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