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和普京说“是”

巴黎—在与俄罗斯就乌克兰问题摊牌时,欧洲政策的软弱和分歧不啻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鼓励,一如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犹豫。如果欧洲要负责任地行动,那么其俄罗斯政策应具有三个关键因素:坚定、明确和找到可接受妥协的意愿。

不坚定,就做不成任何事。平心而论,欧洲和美国在苏联解体后犯了错误。特别是美国,我们可以批评它傲慢地羞辱俄罗斯,这根本没有必要。但苏联的坠落时长期一错再错的结果,起点可以追溯到前苏联时代的俄罗斯无力坚持现代化。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领导人尚未面临这些失败。

普京采取了咄咄逼人的修正主义立场,这是一个历史性和战略性错误。普京的榜样应该是彼得大帝。他的野心应该是将俄罗斯的未来系于欧洲的额未来。相反,普京转向了俄罗斯最反动的十九世纪沙皇——尼古拉斯一世。

普京政策的失败可以通过对比中俄窥见一斑。两国之间的差距——以各自的行为和成就衡量——从未如此之大。在本月的布里斯班G-20峰会上,中国尽显大师风度,强调善意,特别是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与此同时,俄罗斯则显得自我孤立——这真是太令人遗憾了,俄罗斯的孤立讲给它的经济带来严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