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俄罗斯的短暂中东联盟

纽约—现时代,美国输掉过两场不对称战争:一是在越南输给越共,二是在中东输给恐怖组织。当越战败局已定时,美国的重点从该地区离开,让胜利者来收拾残局——并最终加入东盟安全与合作格局。相比之下,尽管美国已经尽了全力,中东但更加难以一走了之,并且仍然饱受冲突困扰和联盟变幻的冲击。

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而言,中东地区的混乱是一个重要机会。他希望通过在中东建立根据地重振俄罗斯已失去多时的世界强国形象,重塑其作为美国主要地缘政治对手的地位,并赢得让他在俄罗斯周边紧迫问题上拥有优势的筹码。他的算盘是,如果能在这些方面取得成功,将会巩固他的权力和国内群众支持。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在这些战线上,普京取得了一些进展,俄罗斯已经深深地打入了中东政局。但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地位仍然十分脆弱。目前它尚没有能力建立——更不用说监督——新的地区秩序,原因很简单:克里姆林宫在这里缺乏真正的盟友。

诚然,俄罗斯在叙利亚影响力甚大(这是冷战的遗产),共同利益也让普京与一些地区力量结成联盟。但如今没有一个中东国家如同冷战时期的埃及那样沦为克里姆林宫的“走狗”(captive client)。

比如,最近的俄罗斯-伊朗合作绝非某些专家所认为的那样是友好的信号。尽管两国政府都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并且伊朗还允许俄罗斯使用空军基地打击伊斯兰国,但伊朗更热衷于保持其阿萨德主要保护者的形象。此外,伊朗不想打乱其与西方重新构建经济关系的布局——这一目标也是2015年所达成的伊核国际协议的基础。至于俄罗斯,与伊朗在大中东政策上的合作将有损于其在该地区逊尼派力量中的立场。

与此同时,土耳其和埃及等国家走近俄罗斯主要是一种在与西方的更紧密联盟趋于紧张时表现出来的示威姿态。比如,土耳其最近才刚刚与俄罗斯因为去年11月土军击落土叙边境的俄战机而关系紧张。但现在土耳其已经向俄罗斯妥协,并收缩其在打击俄罗斯中东主要伙伴阿萨德的战争中的表现。

这并不意味着土耳其方面认识到俄罗斯是一个值得它站队的重要行动方。相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想要俄罗斯帮助打击叙利亚库尔德人。埃尔多安急于遏制库尔德民族主义企图,唯恐他们煽动土耳其库尔德人闹独立。

埃尔多安对土耳其的西方盟友感到失望,后者在库尔德问题上对土耳其毫无帮助。相反,叙利亚库尔德人是美国与伊斯兰国战斗中最有效的盟友,而土耳其和俄罗斯也在打击伊斯兰国。美国总统奥巴马现在正在考虑武装库尔德军事力量,而这将进一步把埃尔多安推向俄罗斯的怀抱。考虑到普京分裂北约的企图,他一定会热烈欢迎这一结果。

俄土结盟也有经济动机,包括每年300亿美元的贸易额。受制于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和持久的西方制裁的俄罗斯也急于增加对土能源出口。

但土俄关系的潜力有限。首先,不管埃尔多安与西方之间关系怎样紧张,他都不会冒失去北约所提供的安全保障的风险。考虑到这一点,他与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任何密谋都将是肤浅和短暂的。

至于俄罗斯,也没有扶持土耳其成为地区主要力量的兴趣。毕竟,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与土耳其竞争对黑海和中东的影响。俄罗斯对于土耳其重建与其昔日盟友以色列的外交关系的反应证明了两国的对立关系。土耳其和以色列2010年因为以色列特种部队突袭一艘参与向加沙运送物资的船队的土耳其船只而断交。

一开始,俄罗斯的反应是冷淡,这主要是因为,考虑到以色列日益成为中东的一股能源力量,土以关系破冰妨碍了俄罗斯增加对土能源出口的计划。但普京随后支持这一动作,不是因为他认可与哈马斯关系密切的土耳其获得更大的加沙事务发言权的想法,而是因为他想表示俄罗斯是该地区的关键行动方。

事实上,普京随后宣布他愿意主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和平谈判。他肯定知道,俄罗斯并不具备促成协议的经济和其他条件。但他似乎认为这一建议能够加强俄罗斯作为与土耳其甚至美国的重要性相抗衡的地区力量的形象。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是,真相是任何以巴冲突解决方案都离不开美国。更广泛地说,追求西方式自由和民主仍然是中东年轻一代的梦想;只不过这一梦想被阿拉伯之春暴动的极权反应及随后激进伊斯兰教的兴盛压制了。

如今,美国专注于应对崛起的亚洲。它不再动用战争武器,而是动用全球化工具——特别是贸易和投资联系——帮助影响该地区的发展。一旦中东万事皆备,美国肯定也会依样画葫芦。而当那一天到来时,俄罗斯在中东所维持的孤立军事据点和短暂联盟都将快速失去。就像苏联在中欧和东欧那样,今天的俄罗斯在正在经历社会经济改革和民主转型的中东地区也无法拥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