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na1_Stringer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ukrainewarbomb Stringer/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拉黑普京的恐怖主义国家

发自基辅—场人道主义灾难正在全世界的注视下于乌克兰蔓延。弗拉基米尔·普京正在对乌克兰的平民百姓发动一场无差别战争,而俄罗斯军队对马里乌波尔的毁灭性围困——包括对一家妇儿医院的蓄意轰炸——就是这种行为模式的其中一部分。正如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所说,这进一步证明了正在我们国家发生的种族灭绝行径。

自入侵开始以来仅在马里乌波尔就有超过2100人被杀。俄军在乌克兰境内挟持了数十万民众,阻止他们离开自己的城镇,同时不加警告地狂轰滥炸。估计有280万人逃到了境外,还有数百万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寻求庇护。人们在边境排队数日,许多人只能在邻居和陌生人家中避难。数千个社区断了暖气、电和水。有报道称人们在污水坑里找水喝,还有儿童因脱水死亡。

在普京22年统治期间俄罗斯一直都在免受惩罚的情况下恣意妄为,用隐晦的核报复威胁来要挟全世界。国际社会眼睁睁地看着其政权用在乌克兰推行的焦土政策蹂躏了车臣和格鲁吉亚,非法吞并克里米亚,并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发动混合战争。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叙利亚政权已将该国90%的人民推入贫困,联合国报告称1750万叙利亚人中有1460万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如今乌克兰也已经沦为西方国家对抗普京的挡箭牌。

在国际安全体系支离破碎、人道主义法律一再被违反的情况下,乌克兰急需武器和导弹系统来保护自己的领空。但除了军事、经济和人道主义援助之外,我们还迫切需要世界通过法律行动去进一步孤立普京。

这就是乌克兰最高达拉(议会)反腐败政策委员会呼吁反洗钱问题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驱逐俄罗斯联邦,并将其列入高风险管辖区黑名单的原因。作为负责打击恐怖主义融资和洗钱的国际机构,该工作组可以完全切断俄罗斯的国际交易进而瘫痪该国的战争引擎。然而即使面对像马里乌波尔这样的犯罪行为,工作组也并未采取行动。

该工作组由七国集团于1989年创建,旨在协调法律和监管行动以应对洗钱和恐怖融资对世界金融体系的威胁,拥有包括俄罗斯联邦在内的39个成员并通过类似区域性实体覆盖200多个司法管辖区。其成员的核心责任(在其《反洗钱40+9条建议》中列明)包括将“资助恐怖主义及相关洗钱行为”定义为犯罪,并冻结和没收“恐怖主义资产”。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_Al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Our annual fourth-quarter magazine is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and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to Digital Plus today, and save $15.

Subscribe Now

除其他任务外,工作组还会找出那些因反洗钱和恐怖融资规则执行不力而对国际金融体系构成威胁的司法管辖区并将其列入高风险和受强化监控司法管辖区名单。俄罗斯曾因多次未能遵守国际反洗钱措施而在2000年被列入该名单,两年后又因在合规方面取得一定成果而被移出名单。但根据外界当前掌握的大量俄罗斯政府洗钱和恐怖融资信息,这些进展显然都已经荡然无存了。

而且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无疑已经构成了恐怖主义行为。所谓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一直在从事恐怖主义活动,而且这些活动已经在俄罗斯的直接控制下进行了8年。2014年7月,一枚俄罗斯“山毛榉”防空导弹在乌克兰东部上空击落了马来西亚航空MH17航班,造成298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死亡。荷兰检察院指控三名俄罗斯人伊戈尔·吉尔金(Igor Girkin)、谢尔盖·杜宾斯基(Sergey Dubinsky)和奥列格·普拉托夫(Oleg Pulatov)和一名乌克兰人列昂尼德·卡尔琴科(Leonid Kharchenko)涉嫌谋杀。

自俄罗斯于2月24日全面入侵乌克兰以来已经发生了无数起针对平民的袭击。其中包括对基辅、哈尔科夫、苏梅、切尔尼戈夫和其他人口密集城市的住宅楼、医院、幼儿园和避难所的火箭袭击。俄罗斯军队甚至极其不计后果地袭击了切尔诺贝利和扎波罗热核电站以及基辅水库的设施。所有这些行为都符合恐怖主义的定义——通过杀害、残害和恐吓平民来实现政治目的。

因此,俄罗斯同时违反了联合国《制止向恐怖组织提供资金国际公约》(1999年)和《制止核恐怖主义行为国际公约》(2005年)。联合国安理会第1373(2001)号决议要求所有国家防止资助恐怖主义行为,但这却是俄罗斯在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所作所为。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保留俄罗斯作为金融特别行动工作组成员国的做法是对国际法的进一步侮辱。工作组主席马库斯·普莱尔(Marcus Pleyer)和七国集团政府应该采取行动驱逐俄罗斯并将其列入高风险管辖区名单,进入该名单的司法管辖区会被定义为“在打击洗钱、恐怖融资和扩散融资方面存在严重战略缺陷”。

目前工作组已经对乌克兰局势表达了“严重关切”,并表示正在“审查俄罗斯在该组织中的作用”。但是它直到6月才会再次开会而且似乎不打算修改日程。这种不作为等同于对普京的支持。除非这些国际协议能得到及时颁布和强制执行,否则它们就是废纸一张。

人们从未学到的其中一个重大历史教训就是绥靖是不会有任何作用的。我的祖父今年93岁,他拒绝离开基辅。1941年纳粹占领这座城市时他还是个孩子。如果在关键时刻来临时你不准备采取行动,那么喊了80年的“永不重演”(Never again)口号又有何意义?西方至少可以让普京为蓄意攻击平民目标负责。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决定性行动也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全世界都在看着。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将对马里乌波尔医院轰炸事件的批评称之为“可悲的”。他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仅仅用语言来回应这种罪行就是可悲之举。而西方必须做得更多以确保“永不重演”仍有意义。

https://prosyn.org/SiWrKf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