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难民和农村贫困

罗马—不难理解,发展专家和决策者关注向城市地区移民的问题以及可持续城市化的需要。但他们不应该忽视农村地区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而这种变化常常没人关注。

粮食需求的增长——受人口和收入增长驱动——给农村人口带来了机会,但饥饿和贫困依然集中在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除非农村发展获得更多关注,否则年轻人将继续逃离农业和农村地区,前往城市或国外寻找更好的生活。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世界领导人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其中就包括“不让一个人落下”的承诺。今年,被迫流离失所的人数达到了历史新高,联合国也将在9月19日召开峰会讨论这个问题。

但是,除非人们明确地将目标指向世界农村贫困人口的困境,否则解决全球移民和难民数量激增问题的措施就不可能成功。

世界银行,1990年有37%的发展中地区人民每天生活费不足1.90美元。2012年这一比例为12.7%,即超过十亿人摆脱了极端贫困。但是,农村和城市地区之间的不平等性有所上升。如今,四分之三的世界最贫困和最饥饿人群生活在农村地区。

小农场支撑着全世界25亿人的生活,产出了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80%的粮食。但大部分小农仍然缺乏许多发展生计和投资社区所需要的基本条件,比如金融、基础设施、市场、有保障的土地所有权以及资源权利等。

这意味着改变农村地区的措施必须针对这些制度因素(此外还要增进性别平等和捍卫法治),同时也要向本地社区引入新技术。而最重要的是,农村人口本身必须参与其中,不仅仅作为相关利益者或援助受益者,也要作为合作者。

两项新研究为减少世界贫困、饥饿和不平等性的挑战提供了重要角度。将于9月14日发布的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IFAD)的《农村发展报告》为决策者和其他扶贫工作者提供了新的研究成果。知名专家分析了60多个国家的农村发展措施,为哪些措施管用、哪些措施不管用提供了论断。

一个核心发现是专门针对农村社区的发展能带来巨大的收入、安全以及粮食和营养方面的积极效应。这些生活质量改善接着转化为更好的教育、医疗和其他关键性服务。与此同时,这些收益并不是均匀分布的,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进步情况远差于其他地区。

第二项研究由IFAD提供资金支持,由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最新发布。该研究以农村人口为背景考察了2012年开始的全球经济衰退。研究发现,拜衰退所赐, 2030年仍处于极端贫困状态的人数将因此多出3,800万,中等收入国家的农民家庭尤其危险。

这给终结“一切形式、所有地方”的贫困的SDG构成了严重挑战,也突显出专门针对农村地区的政策和投资的重要性,减贫手段在农村地区需求更大、效果也更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农村地区目前的进步情况表明了它们的未来潜力。在许多情形中,农村经济实现了多样化,并且活力倍增,新公路和通讯网络拉近了农村与城市居民的物理和文化距离。在小村镇,新型社会正在演化,农业尽管仍然十分重要,已不再是影响经济和文化生活的唯一要素。

现在,应该以更多的历史眼光看待发展,认识到农村发展和城市发展并不互相矛盾,而是相辅相成。如果我们忽视农村地区,持久的贫困与饥饿将继续带来移民流,不但流向城市地区,也流向邻国、周边国家和更加遥远的外国。将农村地区抛在身后无法让发展中国家前进,相反,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进步的引擎有可能因此倒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