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伊朗机会

马德里—上周,伊朗人民决定继续沿着开放的道路走下去。百分之五十七的选民选择了改革派总统鲁哈尼,鲁哈尼成功连任。世界其他国家应该欢迎鲁哈尼的胜选,把它看成是进一步改善与这个作为中东和平进程核心的国家的关系的机会。

鲁哈尼赢得了50%以上的选票,因此不必进行第二轮投票,四年前他第一次当选总统时情况也是如此。但与2013年不同,当时他压倒性获胜着实是一个大惊喜,而这一回,许多观察者都把鲁哈尼当成明确的大热门。毕竟,1981年以来,每一位上台的伊朗总统都能执政两个任期。

鲁哈尼的胜利可谓水到渠成,但投票绝非例行公事。他的反对者、强硬保守派莱西(Hojatoleslam Ebrahim Raisi)竞选声势浩大,并有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间接“加持”。鲁哈尼的胜利再次证明,与最高领袖关系最近的候选人并不一定就能赢得胜利。

此次选举关系十分重大。伊朗正处在历史的关键节点上——而排着长队渴望投出选票的公民清楚地表明,伊朗人民深知这一点。事实上,尽管伊朗体制缺少透明度,但哈梅内伊的健康问题早已众人皆知。哈梅内伊本人最近承认,应该尽快指定他的继承人的可能性“不低”。

谁在过渡期间当总统,这绝不是一件小事。哈梅内伊在升任伊朗最高政治和宗教领袖之前曾经担任过总统,因此,很容易看出,如果保守派候选人莱西当选,就很有可能成为哈梅内伊的继承人。而鲁哈尼的决定性胜利可能大大降低莱西接班的机会。

在鲁哈尼的领导下,伊朗有了大不相同的前景。他的开放言论不仅仅是政治姿态。也许这方面最有力的证据便是2015年他与六国——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和欧盟达成的核协议。这一协议严格地限制了伊朗的核计划,换取美国、欧盟和联合国安理会放松令人窒息的经济制裁。

诚然,伊朗总统只是最高领袖的下属。而事实上,如果没有哈梅内伊的首肯,核协议也不可能达成,这也解释了为何在竞选期间没有获选人质疑核协议。尽管如此,总统也确实拥有巨大的权力,包括内政权,而国内政策也是竞选的主要焦点(在伊朗这是惯例)。

特别是,对于核协议的国内经济影响,鲁哈尼和莱西有着截然不同的解读,他们希望通过这样来区分彼此。鲁哈尼称赞该协议大大推动了伊朗经济增长,目前增长率高达每年7%左右。但他的对手声称增长主要是石油出口提高带来的,并指出增长没有惠及全体人民,许多伊朗家庭仍然饱受贫困和失业折磨。哈梅内伊也对鲁哈尼的经济政策大加批评,要求他加强自力更生。

但鲁哈尼对伊朗所面临的挑战的解读更加令人信服。加强开放确实给伊朗带来了巨大的收益。阻止伊朗前进的是仍然存在的壁垒,包括伊朗孤立于全球金融体系之外,这导致伊朗信用长期短缺,深受其害。

坏消息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他在竞选期间反对核协议——和共和党把持的美国国会对伊朗采取强硬立场,阻挠对伊投资。这给了指责鲁哈尼天真地指望国际社会会欢迎更开放的伊朗的人有了政治口实。

这些怀疑派中就包括莱西所代表的保守派,他们对西方充满了狐疑。如果莱西获胜,美国和伊朗的互不信任很可能会“炸锅”,尽管莱西声称支持核协议。

但鲁哈尼的胜利也许��利于缓和特朗普政府的反伊论调。事实上,几周前特朗普政府被迫承认鲁哈尼在履行核协议。事实上,伊朗群众支持鲁哈尼是核协议精神保持不变的最好保证。

但特朗普不会让鲁哈尼轻松取得成功。为了确保伊朗继续加强国际参与——从而保护特朗普并不热心的核协议——鲁哈尼政府需要努力改善与邻国的关系。此外,鲁哈尼政府还需要在叙利亚冲突问题上采取更具建设性的立场,明确表示伊朗没有挂帅什叶派解放运动。

伊朗人民走向投票箱的那天,特朗普也启程前往沙特阿拉伯——这是他的首次正式外访,选择的目的地令人瞩目。那么,让我们希望他对中东的短暂访问有助于为中东和平进程创造有利条件。伊朗已经释放出强有力的信号。这是一个不容浪费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