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塞浦路斯的掷骰子决策

普林斯顿—任务从来不容易:让塞浦路斯政府债权人和银行储户承受约58亿欧元的损失。现在,这一任务让欧洲再一次走入了僵局。

在马拉松式的谈判中,塞浦路斯政府在三驾马车(欧洲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的监督下同意实施银行存款的一次性“税收”。但是,尽管这一方案带有20000欧元以下存款豁免的修正案,塞浦路斯议会仍以压倒性优势否决了它,让塞浦路斯——以及欧洲——陷入乱局。

事实上,大储户和大债权人并无区别,计划中的“剃头”也是一个小规模但受欢迎的进步。但是,由于这一步走得不够远,仍有漏洞。还有其他选择。应该身处谈判桌的资深主权债务律师巴克海特(Lee Buchheit)以及杜克大学的古拉提(Mitu Gulati)建议对塞浦路斯的150亿欧元主权债务来一个漂亮的“修饰”,这能马上减轻该国的融资压力。但在谈判开始前,这一方案就被否决了。

相反,最初的决定是充公不到10万欧元账户中的接近30亿欧元——切断存款保险。不要搞错,这将是五年前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严重的政策错误。事实上,这一方案与几乎人人同意的小储户神圣不可侵犯的一致观点南辕北辙。毕竟,电视新闻中恐慌的储户在银行门外和ATM机前大排长龙的画面可能引起远超国界的不可估量的金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