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数字时代人的权利

阿布扎比——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浩瀚程度超乎我们理解的网络世界。可以这样来形容它的大小:2012年,新的互联网地址系统IPv6创建了超过340兆兆兆(3.4×1038)个地址——折合地球上每个人的地址约为4.8×1028个。新系统不但可以为目前联网的五十亿台设备提供服务,此外也能满足到2020年预计220亿台设备的联网需要。

联网爆炸的难度不在于能力建设,而在于管理事务。我们必须回答有关生活方式的深层次疑问。是不是所有人和事之间都要建立永久性的连接?谁拥有哪些信息,信息公开应该遵循哪些原则?能否进行数据管理,如果可以,该从哪里着手?政府、企业和普通网民在解决上述问题时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我们不能对上述问题继续视而不见。随着虚拟世界的不断拓展,破坏信任和滥用个人资料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监控已经加剧了公众对国家机构的不安、甚至是妄想。交易个人资料的私人公司激起了“隐私恢复”运动。正如一位代表在最近的世界经济论坛辩论中所言:“我们联网越多,剩下的隐私就越少。”

但我们可以用保障数据安全、重塑网络信任和欢迎数十亿新用户的方式塑造未来的网络世界。保证安全需要众多互联网利益相关者建立起管理制度。互联网名称和数字地址分配等机构(ICANN)需要变得越来越全球化。

同时,我们必须防范过度监管或政府掌控。我们可能需要逐步淘汰互联网编号分配机构来防止其像某些国家所要求的那样落入政府间机构的控制之下。

政府肯定要发挥重要作用。但控制过严几乎肯定会扼杀创新、增加成本、并且可能排除反体制要求。提高公众对体制信任的更好方法是建立多利益方多元化的管理制度。

这样的相关利益群体其中也包括企业。现在个人数据已经成为如此宝贵的资产,以致于企业创建保护而非利用用户私人信息的压力越来越大。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网民要求企业停止再用令人费解且墨守成规的服务协议迷惑用户,以便对个人数据进行提取和销售。

此类滥用行为可以通过制定��律及社会契约管理数据使用授权来加以限制。信息学家马克•戴维斯提出的一种想法是起草可读性强的标准七点“服务条款”协议,让民众自己控制如何使用个人资料。还有一种方案是让用户从预置菜单中自行选择愿意分享多少个人资料。

但信任问题不是单靠监管就能解决的。企业必须想方设法引进新技术、开展受客户欢迎的业务以保持他们的信任。(其实,在人机互动、3D打印、纳米技术和页岩气开采的世界里,任何创新企业都必须找到这个基本问题的答案。)

最后,我们必须考虑虚拟世界中人的因素。超链接不仅创造了新的商业机会;也改变了普通人对生活的看法。所谓的FoMo(错失机会恐惧)综合症反应了年轻一代迫切想要即刻抓住眼前一切的担忧。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超链接状况随着越来越多地依赖电子设备,反而加剧了人类与外界的隔阂。神经学家甚至认为这可能改变了现实世界的联系方式。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辩论的核心是确保在众多(若非所有)重要生活细节——包括人际关系——皆存在于网络永恒世界的情况下,人类能够保护、或者收回某种程度的网络自我控制。虽然遗忘的世界或许已经一去不返,但我们仍可以惠及、而不是吞没我们的方式重塑新的秩序。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构建强化现有道德和价值观的数字化生活方式,确保安全、信任和公平是其中的核心因素。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