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崩溃后经济学

伦敦—在上个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怀疑派和极端主义政党赢得 25%的群众选票,其中最大的胜利来自法国、英国和希腊。这些结果被广泛认为表明了傲慢的欧洲精英与普通公民之间的脱节程度。确实如此。

较少被关注到——因为政治性不那么明显——的是如今的思想碰撞,在这方面,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便是这一问题的最新明证。《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尖锐抨击了日益严重的不平等性问题。我们或许正在目睹新自由派资本主义共识终结的开端,在西方,这一共识主宰了整个20世纪80年代,并被许多人认为是2008—2009年经济灾难的源头。

特别重要的是经济学学生对大学课程越来越不满。本科生的不满十分重要,因为经济学长期以来一直是西方的政治标杆。

这一不满产生自“自闭后经济学运动”(“post autistic economics movement”),始于2000年的巴黎并传播到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一运动的追随者的主要不满在于,教授给学生的主流经济学成了数学的分支,与现实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