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第二次大萧条的四大谬误

伦敦—2008年至今这段时期产生了大量循环经济谬误,大部分来自政治领袖之口。下面是我最喜欢的四种谬误。

斯瓦比亚(Swabian)家庭主妇。“你只要问问斯瓦比亚家庭主妇就可以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在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后说,“她会告诉我们,有多少钱就过多少钱的生活。”

这一貌似合理的逻辑构成了当前紧缩的基础。问题在于它忽视了家庭主妇的节俭对总需求的影响。如果每一位家庭主妇都削减开支,总消费就会下降,劳动力总需求也随之降低。如果家庭主妇的丈夫丢掉了工作,那么整个家庭境况将比以前变得更差。

这一谬误的一般情形是“合成谬误”:对单个家庭或公司有意义的做法加总后未必对整体经济有意义。凯恩斯指出的一个具体情形则是“节俭悖论”:如果所有人都在坏光景时试图储蓄更多,那么总需求就会因为消费和经济增长的下降而下降从而降低总储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