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埃及的安全收获

伦敦—“这是全体埃及人民的要求,”埃及总统西西将军在2013年宣布。在发动埃及历史上最残酷的军事政变仅仅三周后,他希望“所有可敬体面的埃及人”走上街头为军方游行呐喊,从而给予他和他的军队“与潜在暴力和恐怖主义搏斗的使命和命令。”成千上万埃及人响应了他的号召。但是,三年后,西西承诺阻止的暴力和恐怖主义仍然是严峻的现实。

事实上,军方本身即是暴力的主要执行者——以及煽动者。军方的领导权主张包括镇压任何反对推翻埃及历史上首任自由选举产生的总统穆尔西的人。镇压在2013年8月14日达到顶峰,军方扫荡了开罗拉巴广场(Raba‘a Square)和吉萨纳达广场(al-Nahda Square)的静坐示威人群,进行了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 所谓的“埃及现代史上最可怕的非法大规模屠杀”,这“或许是人道主义犯罪”。十小时内,有1,000多示威者死亡。埃及社会和经济权利中心(Center for Social and Economic Rights)记录有923具有完整记录的尸体,294具有部分记录的尸体,29具无记录尸体,包括17名女性和30名青少年男女。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其中的信息是明确的:掌权者显然认为清除反对者是比容纳他们更好的策略。希望迅速发生改变的年轻政治活动家意识到,选票、罢工和静坐示威不能改变一个腐败政权——倒是很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毫不奇怪,政变及随后的镇压反对者引发了持续的叛乱。为了响应已然躁动不已的西奈半岛北部局势,第二和第三集团军的精英部队几乎马上在空军的配合下发动了“沙漠风暴”行动,将叛乱扼杀在萌芽状态。事后,军方发言人宣布78名“恐怖分子”被击毙,207人被捕,有效地结束了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

但叛乱的动力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几个月后,西奈叛军击落一架隶属第二集团军的直升机,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军事能力。到2014年11月,地方叛军宣布向所谓的伊斯兰国效忠——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举动。(埃及的圣战组织此前从未有过向国外实体效忠的举动。)

和其他伊斯兰国支持的组织一样,所谓的西奈省(Sinai Province)发行月度和年度军事指标和报告。这些数据表明,去年西奈省杀死了800名士兵和130名平民(以告密和通敌的罪名)。西奈省还声称缴获有多门重型迫击炮、两部ZU-23防空自行火炮、五挺DShK重机枪和数十支AK突击步枪。

2015年10月,西奈省特工潜入沙姆沙伊赫机场,在一架俄罗斯空中客车飞机上安装炸弹,造成全部224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丧生。这是埃及和俄罗斯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主义行为。今年前两个月,西奈省报告其摧毁了25部装甲车(包括坦克、扫雷车和推土机),杀掉了100名士兵(军方承认的死亡人数为37人)。

显然,尽管西西许下了承诺,但暴力和恐怖主义仍然盛行。此外,尽管叛军仍然主要局限在埃及外围,主要是东北部的西奈半岛和西部沙漠的部分地区,以及尼罗河谷地区的零星打击,但在开罗也有所抬头。最近一次袭击是开罗赫尔旺(Helwan)郊区发生的抢手袭击便衣安全车事件,八名武装保安全部丧生,抢手随后消失在工人阶级的水泥丛林中。

与此同时,仍致力于通过民主途径反对官方政策的相对温和派被边缘化和嘲笑。一个显著的例子是伊斯兰集团(IG)协商委员会主席伊山姆·德尔巴拉(Essam Derbala)。IG是一个后圣战(post-jihadist)组织,在20世纪90年代曾领导过一场恐怖主义运动,后于1997年放弃政治暴力,参与主流政治

从2002年到2009年,德尔巴拉和其他IG领导人出版了大约30部著作反对基地组织意识形态。2015年4月,伊斯兰国宣布它意欲在上埃及设“省”后,德尔巴拉访问了上埃及地区的IG据点,公开演讲反对伊斯兰国意识形态。几个月后,他被捕并死在狱中。他对支持者的最后指示包括“不要放弃民主和和平抵制。”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德尔巴拉之死强化了一个观点,即,在今日埃及,相对温和派一无是处——这一观点推动了激进化。以前警官、参与了2012年埃及首次自由公正的议会选举的亲民主活动家艾哈迈德·达拉维(Ahmed El-Darawy)为例。拉巴广场大屠杀发生后,他加入了伊斯兰国,并最终为伊斯兰国死去。

2013年军事政变背后的一个主要动机是阻止潜在暴力和恐怖主义,但其主要后果之一却是暴力和恐怖主义激增,而这些活动的发动者既有国家也有非国家行动方——并且我们看不到任何缓和迹象,更不用说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