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omborg175_Nicolas Economou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netherlandswindmillriverbike Nicolas Economou/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人类能够完成“水下求生”

达拉斯—关于气候变化,一项最新的消息着实令人担忧:至2050年,大片人口稠密地区将被淹没,而坐落在此的城市也将“灰飞烟灭”。这些见刊于《纽约时报》及许多其它媒体的报道,却是基于气候中心(Climate Central)的科学家们所撰写的一篇优秀研究论文。然而媒体却误解了这项研究。

这仅仅是“破坏模式”的一个组成部分。气候变化,是一个需要人类来解决的人为性问题,但诸多关于其所谓影响的新闻报道,却毫无根据地恐吓公众,并对大家如何采取进一步行动产生误导。

这篇论文于上月发表于《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论文阐明:对于海平面上升的影响,过往的预估是错误的,因为其所依据的地面测量数据,有时会错误地将树木或房屋的高度囊括在内。换言之,海平面上升的安全隐患被低估了。对于人类而言,这十分重要。

然而,媒体却利用这一点,创造出一个2050年的反乌托邦愿景。《时代周刊》发布了一幅令人惊愕的地图,在该地图上越南的南部地区将“几近消失”,因为其将“在涨潮后潜伏”。《纽约时报》告诉读者:“在越南,有超过2000万人口,而此区域内的人口几近总人口数的1/4,这片将被淹没的区域”。报告还警示到:世界各地也会出现类似的影响。

随后,这个消息便如同病毒一样开始传播。环保组织350.org的创始人比尔·麦吉本(Bill McKibben)发布推文:气候变化正在以最可怕的方式使地球缩小。而气候学家彼得·卡尔莫斯(Peter Kalmus)表示:他本人曾经担心“被贴上危言耸听的标签”,但这样的新闻却让其接受了这一说法。

然而,并未被媒体提及的是:如今,越南南部的情况,与2050年的预测情况几近相同。

根据字面描述,在湄公河三角洲,当地居民便生活在“水面上”。因为这里的土地十分肥沃,所以该地区世代有人居住,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利用堤坝来保护土地。在越南南部的安江省,几乎所有的非山地地区都以这种方式得到保护。事实上,越南的“水下”情况,与荷兰的大部分地区如出一辙:在那里,包括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史基浦机场在内的大片土地,在涨潮时都在位于海平面以下。而在伦敦,几乎有一百万人生活在涨潮线之下。但在荷兰、伦敦或湄公河三角洲,并没有人需要通过水肺设备来四处走动,因为那里的人们,早已对提供防洪保护的基础设施非常适应了。

来自气候中心的作者在研究介绍中提到:其方法“并未将沿海防御纳入考虑范畴”。对于一篇学术论文而言,这无可厚非,但是媒体利用这些“新发现”来支持“2000万人将生活在水下”的说法,则无疑是愚蠢的。

事实上,此项研究表明,全世界已经有1.1亿人例行居住在“水下”。在这群人中,几乎每一个人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在这里,真实报道才是独创性与适应性的双重胜利。

作者表示:至2050年,全球范围内生活在“高潮水位之下”的人口将新增4000万,届时“水下”总人口也将达到1.5亿。其它研究也清楚表明:人类将有能力保护近乎所有的物种。请记住,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曾估计,到本世纪70年代,全球变暖带来的所有总负面影响,仅将相当于社会收入的0.2-2%(社会总损失)——届时,根据联合国的标准情形:人类的富裕程度将增加300-500%。因此,在一个更加富裕、更有弹性的世界里,让另外4000万人生活在最高潮位之下,意味着我们完全有能力应对的挑战只是略有增加。

气候变化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对于其将如何伤害社会最底层的人群,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然而,更大且并未被报道的问题是:现今的气候政策将无助于解决这一挑战:即更多人将生活在“高潮水位下”。

越南南部正在实施一项极为富有挑战的气候政策: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限制在2摄氏度以内,与开始最离谱的化石燃料热潮,两者之间相差无几,即便是在本世纪末。在全球范围内,最极端的气候政策路径——耗资数万亿美元——将使生活在“水下”的人口数量,在仅比没有气候政策的情况下减少18%。

即使当我们在阅读世界顶级媒体的报道时,也需要保持正确的观点。在过去的一百年中,由气候相关原因(洪水、飓风、干旱、山火,以及极端气温)所导致的死亡下降了95%。此外,尽管不断有人声称全球气候危机正在失控,但自1990年以来,极端天气造成的损失在GDP中所占比例却一直在下降。

耸人听闻的媒体报道扭曲了海平面上升的事实,这是危险的,因为它们不必要地引发了人们的恐慌,并促使政策制定者采取了代价过于昂贵的措施,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真正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是让全球范围内最贫穷的人群摆脱贫困,并利用简易的基础设施来保护他们。

Translated by Shi Congyi

https://prosyn.org/DWiyLRhzh;
  1. op_dervis1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PutinXiJinpingshakehands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Cronies Everywhere

    Kemal Derviş

    Three recent books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as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crony-capitalist systems as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while deep-seated corruption is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autocracies like modern-day Russia, democracies have no reason to assume that they are immune.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