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变化中的独立经济

伯克利—为一位雇主全职工作已不再是发达经济体的常态。相反,数百万“独立工作者”——个体户、自由职业者或临时工——通过数字平台向众多雇主和客户出售劳动、服务和产品。

独立工作比重的上升有望带来巨大的总经济效益。独立工作通常工作时间十分灵活,它提高了劳动力参与率,增加了总工作时长,也降低了失业。但“临时经济”(gig economy)也给税收、监管和传统上通过标准雇主-雇员关系提供的社会福利与保护带来了复杂的新政策挑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GI)的研究,在美国和欧盟15国有多大1.62亿人参与了某种形式的独立工作。基于六国(包括美国)8,000名工作者的代表性在线调查,麦肯锡发现10—15%的工作年龄人口依靠独立工作获得基本收入。另有10—15%——包括学生、退休者、家政工作者和传统岗位工作者——通过独立工作补充收入。

麦肯锡的发现对一些独立工作的常见观念提出了挑战。首先,独立工作者并非主要为年轻人:25岁以下人群仅占25%。独立工作者的收入水平、教育程度、性别、职业和行业也呈现出多样化。

此外,70—75%从事独立工作的人是出于自主选择,而不是出于必须——这一发现与其他最新研究结果一致。事实上,尽管40—55%的低收入工人(每年收入25,000美元或以下)会参与一些独立工作,但他们只构成所有独立赚钱者的25%弱。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调查受众表示他们是因为找不到常规工作或需要补充收入来满足需求才从事独立工作。

但是,尽管占比很少,所代表的人数仍然很多。据估计,超过5,000万美国人和欧洲人参与非必须的独立工作,超过2,000万人依靠独立工作作为基本收入源。许多底薪工作者若不从事独立工作就会失业。这表明,经济增长——从而就业走强将减少参与独立工作的人数。

但是,不管宏观经济环境如何,从长期看独立工作占总工作的比重可能不断上升,原因就在于技术进步和个人偏好。尽管为独立工作服务的数字平台仍处于发展早期阶段,并且只被15%的独立工作者使用,但它们正在蓬勃发展,迅速扩张。麦肯锡估计,30—45%的工作年龄人口将更偏好于从独立工作中获得收入,不论是基本收入还是额外收入。

这一趋势���决策者、工作者和雇主带来了挑战和机遇。决策者需要通过定期调查收集更好的独立工作者的数据。他们还必须随时更新独立工作者的分类,据此调整税收、监管和福利与保护(包括反歧视法和最低工资)。作为独立代理人的高技能职业人士的政策问题与通过优步等大型数字平台出售服务的低技能工作者的政策问题是不同的。

更新条款和提供福利的挑战尤其艰巨。一些欧洲国家正在通过建立新的工作归类、制定新福利制度解决这个问题。英国法律区分传统雇员和“工作者”,后者只能获得部分雇员权利。

在美国,采取与工作者而不是雇主绑定的可转移比例制(pro-rated)福利制度——如失业和残疾保险和退休金——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的另一个选择是组成新的工作者工会或集体组织(行会),依靠这两者谈判独立工作合同条款并为为众多客户和雇主服务的工作者提供追踪和组织。类似制度在建筑和娱乐等行业已经出现。

企业家也有机会为独立工作者的需要量身定制新产品和服务。这些包括共享办公空间、在两份工作之间实现平稳收入流的财务解决方案、培训计划以及提供受到广泛承认的证书以便独立工作者提升工作和收入机会。

至于雇主,他们需要学会在何时依靠内部人才,何时应该雇用独立工作者。许多因素都将影响这一决定,包括成本、质量、生产率、自有信息的安全等。

最后,工作者本身有责任掌控自己的事业,寻找机会并开发差异化技能以避免被打入低薪多面手或被智能机器取代。这可能是新兴劳动力市场转变最重要的要素:工作者成为背后的驱动力。

当然,数字技术在便利独立工作崛起方面也起着关键作用。Airbnb、Etsy和优步等数字平台在降低摩擦、提高市场透明度以支持独立工作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这方面的创新也保持着强势。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这些平台的用户才是真正改变劳动力市场的人。受助于数字技术,他们能够实现赚更多钱的理想,同时也从更灵活的工作安排中获益。

这一趋势的可能结果是旧企业组织模式——大部分工作者在僵化的层级制中为一位雇主提供专业技能——转向以精益核心组织为核心的模式,依靠松散的外部提供者网络完成诸多任务。但是,这一新体系是否真的有利于工作者、雇主和经济取决于所有相关行动方如何解决转型阶段固有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