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佛教沙文主义的危险崛起

东京—佛陀乔达摩·悉达多从未有过宗教仇恨或种族敌意的话。但如今佛教沙文主义正在威胁缅甸和斯里兰卡的民主进程。在2007年“藏红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中勇敢面对缅甸军方的和尚,如今正在对该国穆斯林罗兴亚人行使暴力。在斯里兰卡,决心重夺权力的前总统煽动信仰佛教的僧伽罗人的种族沙文主义,对计划中的与被征服种族、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的和解嗤之以鼻。

在缅甸,佛教种族主义是若开邦几乎陷入内战的根源,它正在煽动一场人道主义危机,数十万穆斯林罗兴亚人从陆路和海路逃离缅甸。对缅甸的未来最不幸的是,所有种族灭绝行为都与官方行动有关,这一种族和宗教对抗绝不是自然形成的。罗兴亚人已被剥夺缅甸公民权,大量新立法和提案将进一步边缘化穆斯林,挑起进一步暴力几乎是必然的。

比如,新婚姻法要求信仰不同的夫妻在地方相关部门登记结婚原因,他们的婚约将被公示,除非没有公民反对他们的结合——在当前的紧张氛围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否则就不准结婚。另一项筹备中的法律将禁止任何不满18岁的缅甸人改信其他宗教,成年人改信其他宗教也必须获得当地官员的许可——在此过程中将受到反复询问。

也许最令人不安的是第三项立法,该立法将对任何人口增长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群体采取类似中国的人口控制政策。女性必须在生育前一胎至少三年后才能生育下一胎。对于这项立法,仍然是最容易受流行偏见左右的地方政府将获得执法权,而这项法律看上去是专为家庭规模庞大的罗兴亚人设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