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uma146_ VINCENT JANNINKAFPGetty Images_thierry baudet Vincent Jannink/AFP/Getty Images

对美德的反抗

纽约——对世界各地右翼煽动者崛起的常见解读是,许多人感到被全球主义、技术、去工业化、泛国家机构等诸如此类“抛在脑后”。他们感到“自由精英”抛弃了他们,因此投票给那些承诺“夺回”他们的国家并“让他们再度伟大”的极端分子。

这种说法在东德贫困地区、英国北部荒凉的老矿区或美国中西部铁锈地带具有一定的可信性。但却无法解释大量相对富裕的民粹主义选民。这些选民往往人过中年,而且绝大多数都是白人。他们也可能感到被变化抛诸脑后的困惑:西方以外强国的崛起以及非白人少数族裔的地位不断提升;由此才产生了对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厌恶以及对编造故事的轻信——包括特朗普和其他人到处传播的——奥巴马并非在美国出生。

更难以解释的是荷兰一个全新极右翼党派所取得的非凡成功。民主政体论坛党(FvD)甚至在短短三年前还根本不存在,但却在最近的省级选举中获得了约15%的选票,由此成为上议院势力最大的派别之一。民调结果显示其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全国最大的政党。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qAPTmW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