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恐怖主义的视觉政治

纽约—英国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曾把2001年对纽约世贸中心的袭击称为“一种独立艺术。它是邪恶的,但被设计用这种方式来产生影响。它被设计成可视的。”如今,13年过去了,西方政府可以将伊斯兰国对中东造成的威胁用战略术语来描述,但仍无法在全球媒体中通过视觉冲击与它抗衡。

类似于本·拉登和基地组织,伊斯兰国似乎明白,令人惊悚的暴力影像可以给公众印象造成猛烈的冲击。当人,讽刺之处在于伊斯兰国对“淫荡”暴力影像的利用与伊斯兰教本身在其他生活领域谴责视觉刺激的做法相悖。事实上,他们的视频给这一界限带来了感官刺激。就像用来侵入对手数字网络的算法,伊斯兰国精心打造的英美记者和援助工人斩首视频直击西方的神经。

长期以来,这一神经时刻准备着接受冲击性影响。如今,电子媒体在图像暴力上的劣势成了伊斯兰国的优势。

恐怖主义的视觉政治看起来也许相当原始,但其做法可以相当成熟,其影响可以相当深远。古代征服者在拥有自身图腾的被征服土地上建立新的神庙,与此类似,纽约双子塔的毁灭者利用视觉恐怖直击敌人的价值体系。这就是恐怖主义的目标:动摇敌人的日常现实。一旦熟悉的世界的安全受到挑战,其私密性被入侵和震撼,就能为占领开辟一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