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对科技的错误测算

发自剑桥——没有比模糊的语句更适合造成混乱——或者实现共识的了。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认为那些哲学难题其实只不过是误用语句所造成的后果罢了。相比之下,外交的艺术就是要找到一些掩饰不一致意见的语句。

一个所有经济学家几乎一致同意的理念就是,在自然矿藏资源之外,穷国和富国之间巨大的收入差距既不来自资本,也非源于教育,而更在于“科技”。那么科技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而答案则体现了经济学家之间不同寻常的共识,因为“科技”被放在一个“至高无上”的范畴去进行测量,一个在计算了其他生产投入(比如物质和人力资本)之后依然未能解释——诺贝尔经济学家罗伯特·索罗(Robert Solow)称之为“全要素生产力”——的剩余量。正如摩西·阿布拉莫维茨(Moses Abramovitz)在1956年巧妙地点出那样,这个余量并不多于“对我们无知事物的测算”。

因此,虽然认定是科技构筑了国家财富比承认自身的无知听起来更有意义,但其实并非如此。而我们必须应对的也正是自身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