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革命中的阿拉伯经济

伊斯坦布尔—希腊伊斯兰主义者和军方执政者正在摊牌,这清晰地反映出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转型会有多困难。显然,不能形成权力共享协议将会延长政治不稳定局面。但由此产生的经济失活对民主规则的巩固同样有害。

阿拉伯新领导人——从伊斯兰主义者到摇身一变的旧体制官员——敏锐地意识到国家需要改善经济前景。他们十分清楚,只有拿出增长、就业和更高生活水平才能维持自己的支持度。这在任何环境下都是一项艰巨的挑战,而在整个中东和北非的经济制度因阿拉伯之春而摇摇欲坠的背景下,要获得这样的成绩尤为艰难。

即使在突尼斯和埃及等民主转型较为领先的国家,政治不确定性仍会有碍于经济成就。2011年,突尼斯经济出现了自1986年以来第一次衰退。去年失业率高达18%,而2010年为13%。与此同时,埃及经济收缩了0.8%,100万埃及人丢掉了工作。埃及外国投资流入也出现了剧减从2010年的64亿美元跌到了2011年的5亿美元。

这些不利趋势的综合效应是对这些国家的财政和外部平衡形成了冲击。埃及预算赤字达到了GDP的10%,而外汇储备下跌至150亿美元——大概只够支付未来三个月的进口账单。突尼斯也是如此,自革命以来预算赤字迅速增加,占GDP的比重从2010年的2.6%上升为2011年的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