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印度刑法典已过时

新德里—在印度,许多看似无关的矛盾其实有一个重要共同点:它们都与英国殖民统治者在十九世纪中叶制定的刑法有关,而印度不能或不愿在此基础上有所进步。

英国制定的印度刑法典的问题包括禁止“暴动”(sedition)、同性恋有罪以及不公平的通奸指控。暴动的定义十分松散——煽动“对法定政府的不满”的言论或行为。特别是前两个问题,它们是最近民情汹涌的源头——理应如此。这些条款——正如我在下议院(我为议员)提议修订它们时所指出的——很容易被当局滥用,抵触印度人民的宪法权利。

以暴动为例,1870年制定了一项镇压对英国警察的批评的严苛的反暴动法律,任何批评,甚至如一位直率的英国人所指出的,不包括“绝对违反和平”的批评,都是镇压对象。后来它成为印度刑法典第124条A款,根据这一条款,任何人使用“语言、信号或视觉呈现……煽动对政府的不满”都可能被诉以暴动罪,可判终身监禁。换句话说,印度没有言论自由。

但英国领导人人不满足,他们在1898年进一步收紧该法,使其比英国反暴动法还要严厉。英国人认为,用英国孟加拉代理总督的话说,“对于由本国人或本国信仰的政府治理的民族来说已经足够的反暴动法,对于一个由外国人治理的国家来说可能是不够的,有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不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