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逆转英国脱欧

伦敦——欧盟应如何回应英国脱欧的狭隘决策?欧洲领导人现在正集中全力,防止其他国家离开欧元区或欧盟。要留在欧盟俱乐部的首要国家是意大利,意大利正面临着10月即将举行的公投,此次公投有可能为反欧元五星运动得势铺平道路。

对欧洲危机蔓延的恐惧合情合理,因为英国退欧公投的结果成功导致了欧盟碎片化政治的转型。之前,退出欧盟或欧元运动的鼓吹者可以被讥笑为空想家或被谴责为法西斯分子(或极左分子)。但现在已经不再可能。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英国脱欧已经将“退出”(无论是欧盟还是欧元)变成了所有国家的一种现实选择。一旦英国向欧盟提交正式通知(通过激活《里斯本条约》第50条),那种选择将进入各地政治辩论的主流。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所进行的研究已经发现还有18个国家提出了34项反欧盟的公决要求。即便每项挑战仅有5%的成功机会,但其中至少一项有高达83%的概率取得成功。

能否将分裂的魔鬼重新装回瓶中?事实很可能证明英国一旦脱欧欧盟的解体将不可阻挡;但英国迄今为止尚未援引第50条。人们或许可以在妖怪逃跑之前把瓶子封上。

不幸的是,欧洲正在利用错误的威胁和激励机制来达到目标。法国正在要求英国加速退欧。德国则唱白脸承诺单一市场准入,但却要求英国接受它不可能接受的移民规则。这些恰恰是错误的胡萝卜和大棒。

欧洲领导人不但不应催促英国退欧,反而应当竭力阻止,说服英国选民改变初衷。欧盟的目标不应是谈判退欧条件,而应是谈判在何种条件下英国选民愿意留欧。

欧盟避免英国退欧的战略与无视英国选民有着很大的不同,能够显示欧盟对民主的真正尊重。民主政治的核心是响应公众对政策和理念的不满——然后试图改变选民的看法。法国、爱尔兰、丹麦、荷兰、意大利和希腊等国多次公投结果因此得到逆转,即使其中涉及堕胎与离婚等有浓重感情色彩的内容。

如果欧盟领导人对英国采取这样的方式,他们可能会惊讶于由此带来的有利反应。许多脱欧选民本来已经开始后悔,而特蕾莎·梅首相毫不妥协的谈判立场将自相矛盾地加速这一进程,因为选民现在面临的脱欧版本远比脱欧宣传所承诺的极端得多。

梅已明确指出出入境管制将是她压倒一切的优先事项,因此挪威和瑞士不可能成为英国与欧盟关系的模型。她新设立的“英国脱欧部”已经确定将以零关税进入欧洲市场和与世界其他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议作为英国谈判的主要目标。这意味着放弃英国金融和商业服务业的利益,因为服务业不受关税影响,因此被从多数自由贸易协议中排除。

新政府的政治脆弱性因此可能会很快暴露。事实上,多数英国选民已经不赞同确定的谈判优先事项。后公投期民调显示选民关注单一市场准入相对移民限制的优势比例为2:1或者更多

对梅来讲更糟的是,她原本不值一提的议会多数还有赖于不满的“留欧”对手。随着英国经济陷入衰退、事实证明贸易协议一文不值且法律和宪法障碍数不胜数,梅可能发现很难保持“脱欧”所需的议会规则。

逆转英国脱欧的对策因此极有可能取得成功。欧盟可以在“脱欧就是脱欧”的问题上向梅摊牌。告诉梅只可能出现两种结果:英国失去所有单一市场准入并完全按照世贸组织规则与欧洲互动;或在谈判可能说服选民在大选或二次公投中重新考虑英国脱欧问题的改革后仍然选择留在欧盟。

上述二元制方案只要欧盟领导人在改革谈判中表现出真正的灵活性,就有可能改变英国和整个欧洲公众的看法。想象一下欧盟进行建设性移民改革——如恢复所有成员国对非公民福利支付的国家控制并允许在出现突发人口流动时踩下“紧急刹车”会是什么结果。这样的改革可以表达欧盟对英国民主的尊重——并且有可能扭转整个北欧地区的反欧盟民粹主义浪潮。

欧盟面对重要成员国所造成的政治压力调整政策是有悠久历史的。那么应对英国退欧所造成的生存威胁为什么不考虑采用这样的对策?

答案无关乎所谓对民主的尊重。英国退欧公投并不比其他任何选举或公投��不可逆性更强,前提是欧盟愿意推行一些温和的改革。

说服英国留欧策略的真正障碍是欧盟官僚机构。曾经是欧盟远见和创造力来源的欧盟委员会已经成为现行不合理和破坏性规则及制度的狂热捍卫者,他们固步自封的理由是任何让步都会带来更多的要求。就移民问题向英国选民让步可能鼓励南欧国家要求进行财政和银行改革、东欧国家可能要求改革预算、而非欧元国家可能要求自己的二等公民地位就此结束。

委员会认为不止英国会提出欧盟改革要求是完全正确的。但这是不是抵制所有改革的理由?那种刚性曾经导致苏联解体并几乎摧毁了天主教。如果官僚体系仍然拒不改革,它还摧毁欧盟。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欧盟政界人士现在是时候推翻官僚体制并重新建立能响应民众需求并适应世界变化的灵活、民主的欧盟。多数英国选民会很乐意留在那样一个欧洲。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