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hite5_Oliver Llaneza HesseConstruction PhotographyAvalonGetty Images_coppermine Oliver Llaneza Hesse/Construction Photography/Avalon/Getty Images

重塑我们的全球联系

旧金山—欧洲能源供应面临中断。中东和非洲正竭尽全力解决粮食短缺问题。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全力争抢半导体。随着重要产品的流动中断变得越来越普遍,各经济体和企业都面临着重要的选择题。是否退出全球一体化,抑或实现其重塑似乎是最根本的问题。

对很多人而言,退出全球化的诱惑可能十分强烈。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到中美对抗,针对世界秩序的竞争日趋激烈,而当价值链具有全球属性时,一次破坏就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影响。但就像我们在一篇新的研究论文中所表明的那样,退出上述价值链可能远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轻松。

数十年来,世界一直追求快速、全面的经济一体化——之所以这样有着充分的理由。通过实现更深入的专业化和规模经济,全球价值链提高了效率、降低了价格,同时提升了所提供商品和服务的范围和质量。通过支持经济增长促进了收入和就业,帮助人们摆脱贫困——尽管并非所有人都能享受到。

一体化带来了相互依存。就像我们的论文所表现的那样,今天没有哪个地区能接近自己自足的状态。世界各主要地区至少都需要进口一种重要资源或制成品的25%以上。

在许多情况下,进口数据都要高得多。拉丁美洲、撒哈拉以南非洲、东欧和中亚均需进口超过50%的电子产品。而欧盟超过50%的能源来自进口。亚太地区进口超过25%的能源。即便是高依赖度地区较少的北美也同样依赖能源和制成品进口。

这无疑会产生风险,尤其涉及到生产高度集中的商品领域。例如,世界上绝大多数锂和石墨——两者均用于电动汽车(EV)电池的制造——主要来自于三个或更少的国家。天然石墨的高度集中并不是因为其储量,而是因为80%以上都是中国提炼的。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Digital Only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Access every new PS commentary,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including Longer Reads, Insider Interviews, Big Picture/Big Question, and Say More –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同样,民主刚果共和国开采世界69%的钴,印尼开采世界32%的镍,而智利则生产世界28%的铜。上述来源的任何供应中断都将产生意义深远的后果。

问题在于,国家和企业能否在不放弃全球化众多优势的情况下缓和这些风险。某些公司正在拥抱多元化。许多消费电子公司已经扩大了在印度和越南的制造足迹,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同时开拓新兴市场。同样,美国、欧盟、韩国、中国和日本均宣布了增加国内半导体产量的举措。虽然半导体占贸易总量的不到10%,但直接或间接依赖半导体的产品却占到了所有出口商品的65%。

但多样化需要时间,而且往往需要大规模前期投资。全球体系中集中度最高的产品之一矿产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正如国际能源机构所指出的那样,开发新的重要矿藏从历史上看平均需要16年时间才能完成。

这不仅仅是开发新矿的问题;各国还必须建设加工能力,并培养具有相关技能的劳动者。而且,必须以减轻采矿和加工对环境造成重大影响的方式来完成这项任务。

创新可能会使主体避开这些障碍。目前,人们正努力开发不那么依赖天然石墨的技术,而电动车制造企业正在实验少用或根本不用钴的方法。面对钯价不断上涨,化工跨国巨头巴斯夫(BASF)已经开发了用铂部分替代钯的一种新型催化技术。

而另一种提高韧性的方法可能是改变我们的采购方式。公司可以通过公私伙伴关系加强相互之间和与政府的合作,从而利用起集合购买力,强化重要商品的供应,并协助建设更可持续的经济。

已经出现了上述合作的雏形。 加拿大增长基金旨在利用公共资金吸引私人资本,以加快实现经济脱碳所需技术的部署,包括增加锌、钴和稀土等关键材料的国内生产。而由全球50多家私人企业组成的先行者联盟已经承诺利用其集体购买力,在8个无法避开的行业为创新清洁技术创造市场。

上述战略表明,我们可以在不放弃近数十年来促使10多亿人摆脱贫困的相互联系的情况下,减轻风险并建立经济韧性。与其从全球经济中退缩,我们必须对其进行重构。

https://prosyn.org/t4yGGg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