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反贫困2.0

罗马——2010年实现了处于贫困线以下的民众比1990年减半的千年发展目标,较之2015年的原定时间表提前了不少,这项成就得到了全球领导人的高度评价。但在长期贫困、不平等加剧和众多发展中国家增长缓慢的大背景下,过去扶贫政策和项目的成功似乎并不稳固。

其实除东亚地区外扶贫的进展一直不大,尽管某些经济体增长迅速、发展中大国持续扩张且国际社会公开承诺支持实现千年发展目标2000 千年宣言,但某些国家和地区的局势仍在持续恶化。

这样复杂的状况对以《华盛顿共识》为代表的传统扶贫政策效率提出了质疑,20世纪80年代《共识》改变了扶贫事业的走向。包括宏观经济稳定(被界定为个位数低通胀)和市场自由化在内的《华盛顿共识》被人们寄以加速经济增长、摆脱贫困的厚望。

但资产机会不平等或增长成果分配失衡等贫困的结构性原因却极少有人关注。非熟练工人往往在经济衰退时首先失去工作且就业复苏一般会晚于生产复苏,因此缩减公共医疗、教育和其他社会项目投资最终会使贫困人口更加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