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ama biden signing financial recovery act Charles Ommaney/Getty Images

捋顺长期停滞的记录

坎布里奇—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最近对于美国经济的长期停滞说不屑一顾,并顺带着(没有点我的名)批评了我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中的工作。我算不上无私的观察者,但我第一次感到斯蒂格利茨的政策建议之弱,堪与他的理论学术工作之强相比。

斯蒂格利茨与约翰·泰勒(John Taylor)等保守派遥相呼应,认为长期停滞属于宿命论,是为了给奥巴马时期拙劣的经济表现提供借口。绝非如此。长期停滞理论由阿尔文·汉森(Alvin Hansen)提出,由我发扬光大,该理论认为,如果放任私人经济自流,它们无法再经理急剧收缩后找到回归充分就业之路,这意味着公共政策至关重要。我认为斯蒂格利茨也是这么认为的,因此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批评这一理论。

在我所有关于长期停滞论述中,我强调这套理论绝非宿命论,而是促进需求(特别是通过财政扩张)的理论。2012年,布拉德福德·德隆(Brad DeLong)和我指出,财政扩张有望收回成本。我还强调不平等性加剧在提高储蓄中的作用,以及向分众(demassification)的结构变化在遏制需求方面的作用。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yS0MlG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