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gather in front of Krakow Court to protest against judicial reforms SOPA Images/Getty Images

挽救欧洲的非自由民主

布鲁塞尔——1989年后,被政治理论家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终结”的诱导性理论所鼓舞的西方人似乎步入了一个自我满足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里,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似乎全部是理所当然的。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30年后,历史带着报复归来。一位崇尚民粹思想的民族主义者现在正在担任美国总统。而英国则正在退出欧盟。自我标榜的非自由民主人士已经在匈牙利和波兰执政。事实证明,在历史的“终点”,开放民主社会的敌人从未真正放下武器。他们不过是被挤到了阴暗的角落中。

今天非自由主义的复苏有诸多社会学原因。在整个西方世界,曾经统一的公共领域遭到削弱和分裂,而曾经共有的社会关注则已经遭到了“私有化”的侵蚀。

但西方转向非自由思想的主要原因是情绪。对那些因为过去数十年的全面变化而深感不安的人来说,民族身份已经变成一种对抗往往不可预测的全球化趋势的越来越有吸引力的方式。

民粹主义言论直接挑战欧盟及其基于程序和规则的执政传统。事实上,它沉重打击了欧洲计划的核心精神。欧洲找不到哪个人像特朗普那样承诺“让美国再次伟大。”鉴于20世纪欧洲的历史,这块大陆上的政界人士已经几乎抛弃了如此狭隘的口号。事实上,这样的口号并不适合欧洲。

但事实依然是欧洲人在为自身的灵魂而战。为抵制民粹主义反弹,我们欧洲民众应当在拒绝自降身份等同于民粹主义分子的同时,更加大声地宣扬欧盟的美德。为与国家级别的民族主义相抗衡而制造出某种欧盟级别的民族主义就好比服用的药物比疾病本身更加糟糕。

捍卫法治不受民粹主义侵犯才是更好的方法。法治是欧盟最有价值的硬通货,也是欧盟DNA的基础。它为激发欧盟制度的多民族民主理念奠定了基础。民粹主义者认为法治可以调整或协商,但欧洲的民主人士却明白法制起到了将欧洲文明联系在一起的关键作用。

随着欧洲试图扭转朝向非自由主义的滑坡,我们必须认识到,非自由主义的轨迹其实各不相同。将匈牙利和波兰放到一个篮子里似乎起不到积极效果,这样会迫使他们进一步建立起只图一时之便而非受真正受到共同利益驱动的“被嘲笑者联盟”。

统一而非孤立才是欧洲计划的核心。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应当在因为碰巧被不负责任的领袖所领导而惩罚一个国家时更加小心谨慎。

事实上,欧洲一体化的核心必须是民众,而非政治精英。无论政府持何种立场,波兰和匈牙利的大多数人都希望留在欧盟并积极参与欧洲大陆这个大集体的活动。欧盟是其价值观的表达,也是他们实现梦想的机制。这意味着欧盟领导人负有责任,同时也有机会扭转非自由主义浪潮。

如果想要吸引那些非自由政权国家,我们可以促进民间社团的积极支持,同时利用精准的工具和手段对相关政府施压。采取生硬的手段只会让问题进一步恶化。例如,切断欧盟区域发展结构性资金或其他形式的援助将惩罚波兰和匈牙利人民而非他们的领袖,这样做会迫使他们进一步远离欧盟,从而进入非自由政府的怀抱。

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重新吸引倒退的成员国,同时又避免让选民因为领导人的胡作非为而受到惩罚。这项任务绝非轻而易举。但如果欧盟要实施必要的体制改革,我们就需要所有成员国能够全面参与,寻求能让欧洲更具竞争力、更公平、社会更活跃的共同的解决办法。对于我们这些相信欧洲的人来说,善意的参与是唯一可以接受的选项。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eA7Up6e/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