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一个遏制全球变暖的保守计划

坎布里奇—最近,我和其他几位前共和党高官一起提出了一份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计划。我们中间包括吉姆·贝克尔(Jim Baker)、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和乔治·舒尔茨(George Shultz)——他们都曾担任过财政部长——还有我的哈佛同事、小布什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格雷格·曼昆(Greg Mankiw)。我也曾在里根总统手下担任过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我之所以要提及这些参与者,是为了强调这一方案受到了高规格的保守派支持,而与此同时,共和党总体而言反对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政府措施,民主党则支持这些措施。我们希望共和党对我们的计划的支持能够为跨党派立法创造基础。

我们的计划提出所有二氧化碳源头都要缴税,所得税收收入拿出一定比例按人均返还给家庭。专家告诉我,每吨二氧化碳征税40美元所收到的二氧化碳减排效果将胜过所有现有排放监管。因此,我们的计划要求立法在采取税收与红利(tax-and-dividend)计划的同时取消所有干涉性监管。

我们的团队承认,关于目前和未来全球变暖的程度,以及来自汽车、家庭取暖和其他人类活动的二氧化碳对于变暖的作用,还存在巨大的争议。但我们认为,二氧化碳排放将导致未来全球气温上升到危险程度的风险之高足以证明必须采取措施降低排放。

碳税是最简单、也是性价比最高的限制二氧化碳排放之道。它比目前所采取的笨拙的监管方法更好。它也比欧洲已经实施、奥巴马总统在其任期内也提出过的“总量管控和交易”方法更简单、更可靠。

碳税的策略非常简单:要求所有产生二氧化碳排放的家庭和企业——不管是因为使用汽油汽车还是用石油取暖和经营企业——按照它们所制造的排放量的一定比例缴税。

碳税是一种间接税,在原材料进入经济的节点征收。因此,石油将在精炼时被课税,煤炭在被运出矿山时被课税,诸如此类。该税将嵌入使用原材料生产的产品中。个人和企业将碳税内部化时不会因为在每一笔交易中支付税收而感到不便。

碳税将体现在所有生产过程中使用了碳的产品和服务的价格中,因此家庭和企业将有激励改变行为,使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可能是更少开车,可能是更多地使用高燃烧效率的技术,也可能是投资于保护措施。太阳能和风能相对碳基电力将更有竞争力,而不必依靠政府补贴。

不同类型的碳基原材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量是不同的。比如,燃煤发电要比天然气发电产生更多二氧化碳。因此,在进入经济的节点所征收的碳税也将因原材料而异。工程专家将向美国国会建议如何对每一种碳基原材料征税,使最后的效果等于每吨二氧化碳征收40美元(或其他任何想要的税收总额)。

实施碳税的���作问题在于政治。没人希望交更多的说。因此,我们的计划提出将碳税与面向家庭的“现金红利”绑定。每户家庭的每位成年人都将获得等量的“碳红利”,未成年人减半。这一红利取决于家庭所支付的碳税数量。

因此,碳税将与纳税者的排放量成正比,从而提供正确的激励,与此同时,碳红利将让大约三分之二的家庭获得比他们所缴税收更多的现金。每吨40美元碳税将产生足够的税收收入,让四口之家每年获得2,000美元的红利。

我们建议,碳税水平每隔四年根据全球变暖及其与二氧化碳排放的关系的最新科学证据重新评估一次。即使评估表明需要提高碳税水平,将所有税收收入返还给家庭的流程也同样适用。

由于碳税将提高美国出口品的成本,因此我们提出的立法要求对出口商退税,退税额等于它们的产品中所隐含的碳税。类似地,对于没有征收同等碳税的国家的进口品,美国将征收碳税,税收收入加入向所有家庭发放红利的资金池中。

该计划在本月早些时候公布,随后我受到了大量来自个人和左翼和右翼的电子邮件,表示十分喜欢这个概念。民主党为共和党提出了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遏制全球变暖的计划而欢呼雀跃。共和党欣赏这个概念在有效应对全球变暖的同时取消了现有环境监管。

传统上,民主党是美国支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立法的主力。如今,共和党控制了国会两院和总统,实施能获得跨党派支持的计划正逢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