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没有美国的世界

纽约—我来做一个极端的设想:美国当前和在可预见的未来内所面临的最关键的威胁不是中国的崛起、鲁莽的朝鲜、有核的伊朗、现代恐怖主义和气候变化。所有这些都构成了潜在或实际的威胁,但美国最大的挑战是迅速膨胀的债务、破败的基础设施、落后的小学和初中、过时的移民制度以及缓慢的经济增长——简言之,是美国实力的国内基础。

他国读者对于这一判断或许会感到幸灾乐祸,对美国所遇到的困难或多或少感到高兴。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美国和美国的代表人犯了狂妄的戒条(美国总是必不可少的国家,但这一点由其他国家提出来更好),美国的行为和它的信条之间的冲突免不了会引起伪善的指责。当美国没能做到它要求他人做到的原则时,就会埋下怨气。

但是,和大多数诱惑一样,急于盯住美国的不完美性和麻烦应该被克制。世界各国应该对自己的愿望持谨慎态度。美国在应对内部挑战方面的失败可能带来极大的代价。事实上,美国的成功对它自身和对世界其他国家的意义几乎一样大。

部分原因是经济上的。美国经济仍占世界总产出的四分之一左右。如果美国的增长加速,则美国消费他国商品和服务的能力就会增加,从而提振世界增长。当欧洲正在衰落、亚洲正在减速的时期,只有美国(或者更广义地说,只有北美)有能力驱动全球经济复苏。

美国仍是独一无二的创新之源。世界大部分人民都在用基于硅谷开发的技术的移动设备通信;类似地,互联网也诞生在美国。最近,美国开发的新技术极大地增加了从地下岩层提炼石油和天然气的能力。这一技术目前正在全球推广,让其他社会得以增加能源产量,既降低了它们对昂贵进口能源的依赖,也降低了它们的碳排放量。

美国还是无价的思想来源。其世界级的大学教育了大部分未来世界领袖。从更根本的意义上说,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最突出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成就榜样。如果美国模式能够让人们感到能够延续,全世界人民和政府都会变得更加开放。

最后,世界面临诸多严峻挑战,从需要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气候变化斗争和维持世界经济秩序运转以促进贸易和投资,���监管网络空间行为、改善全球卫生和阻止武装冲突。这些问题不可能轻易地小时或自动解决。

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或许能够确保自由市场的成功,但对于地缘政治却无能为力。秩序需要领导力的看得见的手来规范和实现全球挑战的全球应对。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所有这些都不意味着美国可以单枪匹马地有效解决世界问题。单边主义很少有效。不仅仅是因为美国缺少方法;当代全球问题的本质决定了只有集体相应才能获得最大的成功机会。

但多边主义说起来容易,设计和实施起来就难了。眼下只有一个扮演这一角色的候选人:美国。没有其他国家拥有必须的能力和远见的组合。

这将我带回了以下观点:美国必须把自己家收拾整齐——经济上、物质上、社会上和政治上——才能有必要的资源去促进世界的秩序。每个人都应该希望如此:美国领导的世界的替代方案不是中国、欧洲、俄罗斯、日本、印度或其他任何国家领导的世界,而是没有领导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几乎必然会陷入没完没了的危机和冲突。这是个糟糕的消息,不但对美国如此,对地球上绝大部分居民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