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阿拉伯世界经济的最后通牒

华盛顿——如果中东国家无法开始在根本的政治和经济改革领域取得真正的进展,那么地区进一步陷入动荡是不可避免的。随着政府维持了几十年的食利体制处在崩溃的边缘,决策者必须启动虽然艰难、但并非完全不可能的全新社会契约的制定过程。

阿拉伯国家的社会契约早在本世纪之交就开始衰落,当时预算膨胀和官僚机构臃肿的政府无力再提供医疗和教育等充分的基础服务、创造足够数量的就业机会或维持粮食和燃油补贴的数额。但尽管国家福利不断减少,多数领导人继续要求本国民众履行他们不真正参与公共生活的契约义务。

因为石油收入的支撑,阿拉伯政府得以在数十年内一直维持着低效的经济制度。近数十年来,多数阿拉伯国家都在以某种方式从中东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中得到好处。碳氢化合物生产国利用丰厚的利润来购买民众的忠诚并建立起实质上的福利国家;而非石油生产国则享受着援助、资本流入和在资源富集国工作的本国国民汇款等好处。

因为产油国政府利用石油收入来满足就业服务和福利等多数民众需求,因此培养出一种依赖文化,而不是鼓励自力更生和企业家精神来拓展私营业务。更有甚者,因为他们不需要对公民征税来创造收入,民众几乎没有机会来挑战独裁主义。政治文化反映了一个简单的原则:“没有税收、也没有代表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