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与非洲共商气候问题

巴黎——

经过一系列漫长的筹备会议,我们即将迎来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京都议定书》将于2012年过期,因此各国代表将齐聚哥本哈根寻求制定新的国际条约。各国为这一难度和影响均前所未有的问题献计献策,如此群策群力在国际关系史上绝无仅有。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虽然工业化国家以及新兴经济在减排斗争中的责任世人皆知,但非洲在气候问题中的地位却很大程度被忽略了。约仅占全球人为排放量3%至4%的撒哈拉以南地区未能引起人们重视。但非洲在全球环境危机中的地位至关重要,体现在两方面:

首先,非洲在气候显著变化受害者中首当其冲,并带有全球副作用。专家预计,非洲将面临某些最为严重的气候问题,但其应对能力却在各国中处于下游。

部分非洲国家已经遇到了降水减少、土壤退化以及珍贵自然资源耗尽的问题,直接影响了撒哈拉以南三分之二非洲人民的生活。鉴于非洲人口将于2050年超高过20亿,我们不能对非洲以外其他地区可能遭受的经济、社会、迁徙以及安全后果视而不见。

其次,非洲在全球环境危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非洲自然遗产丰富,能为解决气候变化提供某些最为有效的方案。刚果盆地的热带森林占地2.2亿公顷,位列世界第二。一旦全球碳排放急剧上升,这个巨大的吸碳机器便与农用地一样,成为了全球气候治理的关键要素。然而,非洲的森林覆盖率却于1990年至2005年间下降了10%,超过同期全球水平的一半。

此外,未来50年内非洲能源需求增长将超过其他地区。能否应对气候变化关键在于非洲的能源需求是否满足于化石燃料或可再生能源。

尤为重要的是,出席哥本哈根峰会的各国代表必须认识到并且推动非洲对全球微妙气候平衡的贡献。非洲自然资源保护以及次大陆的丰富潜在可再生能源利用必须付出金钱的代价。如果将非洲的碳储能作为全球普惠的事业(理应如此),那大家必须做出自己的贡献,制定有利于资源保护并推进可持续性能源模式的相关机制。

当前,有三套方案有望迅速实现。其一,推广各项现有措施,包括富裕国家针对发展中国家减排项目的“清洁发展机制”(CDM)。但今时今日,非洲并未从CDM中获益:该类项目中只有不到2%(亚洲为73%)得到了开展。非洲应成为全球碳市场全新的前沿阵地。

其次,除了就“避免砍伐森林”向非洲给与报酬,各国应正式承认非洲土地及森林碳存储的作用。只要大家来非洲评估生物多样性价值以及土地森林对气候治理的重要性,以事关人类生存的遗产监护人姿态出现的非洲获得的利益颇为可观。在这个后石油时代,每年随之而来的几十亿美元将为非洲持久经济发展提供重要基础。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在撒哈拉南部三成非洲居民缺电的情况下,旨在为非洲提供更多清洁能源的由法国政府发起的“气候公正”计划以及哥本哈根峰会倡议的其他活动对非洲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这不仅事关公正,也是气候监管的问题。因此,团结公私部门为20亿非洲人民提供可再生能源将是未来几十年内一个主要难题。

过去,非洲国家在国际重大谈判中备受冷落,但他们决定为哥本哈根峰会助一臂之力却是积极的进展。眼下,非洲必须与合作伙伴团结协作,争取通过各项有效措施,兼顾各国利益同时确保非洲巨大环境潜能可持续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