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再筑欧洲之梦

普林斯顿——欧元危机似乎和最近伊丽莎白女王的即位五十周年庆典没有关联。事实上,这两件大事共同给世人上了重要的一课:正面故事的力量——失去两者中的任意一个都不可能成功。

历史学家西蒙·莎马在评论五十周年庆典活动河选美和马巡游时,在BBC采访中谈及到“小船只大想法”。最具意义的想法是英国王室摒弃过去繁琐的仪式和以往丑陋的政治色彩,将国家的过去与未来接轨。国王和女王的传统恢复到一千多年前的水平——一贯的皇冠和马车象征,曾经作为文字上化身而现在成为英国化身的英语,通过这次平民化的旅行把英国人联系在一起。

犬儒主义者或许会把这称作陈旧的面包与马戏俗套。但重点在于把大众的眼球和注意力吸引到有关希望与目标的故事上——去提高公众的意识,而不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希腊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其他欧洲国家真的应该去开展强加于它们身上的节俭计划,仅仅因为德国遍国的智者和其他北方国家认为它们国家的人既放荡又懒惰?那些只是攻击性的说话,只在需要团结和分担责任是才会说出,以产生对对方的憎恨和分歧。

尤其是希腊,如今需要从过去步入到未来,但这个国家没有现成的王室。作为世界上首个民主发源地,希腊需要的是其他表示振兴国家的象征,而不是权杖和长袍。是荷马让西方的读者首次接触地中海世界的:它的岛屿和海岸,人们由外交,贸易,婚姻,食油,酒和大船联系起来。希腊可以用它现在面临的危机去开拓新未来,再次成为上述世界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