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拉伯世界的政权改变

在伊拉克的军事冒险已经历时四年,针对概念模糊的黑暗势力的全球反恐战争依旧没有了结。美国宏伟战略的崩溃表明,其在阿拉伯世界进行民主变革的简单化手段是如何地准备不良。

自相矛盾的是,即使兵不刃血,美国也可能正在赢得阿拉伯民主战争的胜利,但是它却无法获得益处,只是因为伊斯兰多元政治正在涌现的模式并不与西方世俗自由民主的模式向吻合。阿拉伯世界主流原教旨主义运动转向民主政治意味着拒绝圣战以及基地组织世界末日的战略。圣战主义的失败正为伊斯兰政治中具有潜力的重组铺平道路,但是西方要么不承认变化,要么对此表现出敌意。

伊斯兰主义是唯一能够利用自由选举的机会的势力而在整个中东地区崛起。最为显著的例子是哈马斯在巴勒斯坦大选中获胜,穆斯林兄弟会在2005年埃及的大选中出尽风头。什叶派掌控的伊朗上升成为地区霸权,阿拉伯统治者们感觉到四面楚歌的布什政府正在山穷水尽。所有这些都使得在该地区进行政治改革的富有前途的努力陷于停顿。

自由世俗反对派在中东实际上并不存在,而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却寻求反对美国的政策和与以色列和解的事业。美国一旦发现阿拉伯民主并不与前者联系,而是与后者联系就从其民主规划中后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