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痛苦与逃离

布鲁塞尔—大量人群从饱受战争摧残的叙利亚及其周边国家出逃,这出悲剧的正在挑战全世界的理性和同情。2011年以来,大约四百万人逃离叙利亚,更有数百万人在叙利亚国内流离失所。叙利亚的邻国——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目前收留了绝大多数出逃的叙利亚人。但是,随着危机的推进,数十万难民已经涌向欧洲,其中大部分采取的是极度危险的海路。

出逃的性质和规模让此前一切关于移民的法律和政治假设显得苍白无力。在过去,移民的主要动机是经济。关于经济移民带来什么的争论分成两派,一边是坚持劳动力自由移动原则的自由派,另一边则希望限制跨国流动以保护就业、文化以及/或者政治凝聚力。

世界由民族国家组成,空白空间由人填满,因此限制战胜了自由流动。对移民的控制在一战后变得日益普遍。所有国家都制定了人口政策。

但永远有作为人数小得多的他者的寻求避难人群——这些个体因为迫害(通常是宗教和宗族迫害)而被迫逃离祖国。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承认由于“理由充分”地担心迫害而无法回归祖国的人拥有避难权。